AK導讀/小說/都市/內容

最佳女婿林羽江顏結局完整版閱讀

都市 2019-02-26 11:07 閱讀(100703)

最佳女婿此書非?;鸨?,小說的男女主角是林羽江顏,他們最后的結局會如何呢?最佳女婿講述了林羽因為善良而斷送了自己的性命,但是好人有好報,林羽得到了祖傳玉佩的保佑,重生于植物人的身上,還得到了大量的醫術知識和能力,還有一個貌美的老婆江顏,面對如此漂亮的江顏,林羽下得去手嗎?他們結局如何?

最佳女婿林羽江顏

>>最佳女婿在線閱讀<<

最佳女婿林羽江顏在線閱讀

林羽看到她手機上的照片不由一愣,急忙走過來看了一眼,詫異道:“顏姐,你這照片是從哪弄到的???”

雖說看到照片上的自己跟薛沁抱在一起,林羽有些尷尬,但是倒也坦然,畢竟他沒做啥虧心事。

“你還有九分鐘。”江顏沒理他,冷冷道。

“我暈,顏姐,你這表也跑的太快了吧?”林羽有些無語。

“八分鐘!”江顏氣呼呼的說道。

“好好好,你聽我跟你解釋,顏姐,是這么回事。”

林羽趕緊討好的貼著江顏溫暖的身子坐下,但是江顏氣的把屁股往旁邊挪了挪,不讓他碰自己。

林羽趕緊將那天的大致事情跟江顏講了講。

“真的?就只是抱了抱?”江顏聽完林羽的解釋,火氣消減了不少,看來“何家榮”這自控力還行嘛,沒讓薛沁那小狐貍精得手。

“千真萬確,姐,你看照片,我這不手都張著呢嘛。”林羽趕緊把手機拿過來,將照片翻給江顏看。

“嗯……”

江顏看了眼照片,發現確實是,面色嚴肅的點了點頭,內心很是滿意。

“顏姐,那我今晚能睡床上嗎?”

林羽小心翼翼的問道,別說,睡了幾次床,他感覺重這床睡起來確實比地鋪舒服,尤其是還能時不時的碰一下蹭一下江顏軟綿綿的身子,簡直就是享受。

“不能!”

誰知江顏想都沒想,直接拒絕了他。

“可是我地鋪被媽洗了??!”林羽有些無奈的說道。

“那你就睡地上唄,本小姐可以賞你一床毯子!”江顏抓過一床毯子扔到了他身上,頗有些得意,你這個混蛋,讓你偷腥,必須得收拾你。

“這么冷的天,你就給我個毯子,不好吧?”林羽有些委屈道。

“沒事,你皮這么厚,凍不透!”江顏說著自己都忍不住要笑出來了。

“我不管,反正我就睡床上了。”

林羽索性耍起了無賴,直接蹬掉拖鞋,爬上了床,呈大字躺在床上,深吸一口氣,感嘆道:“真香啊。”

“你個無賴,你給我下去!”

江顏一看林羽死皮賴臉的上了床,也趕緊脫掉拖鞋跑上床,用力的拿手推林羽,但是林羽沉的跟頭死豬似得,她根本就推不動。

“舒服,不過力道小了點,加把勁啊,顏姐。”林羽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故意拿話氣江顏。

“你這個無賴。”

江顏見推不動他,便拿雙腳蹬他,她回來后還沒來的及換衣服,此時腳上穿的還是黑色的絲襪,有些滑,根本用不上勁兒。

“嗯,這個力道不錯。”

林羽笑呵呵的說著,接著突然伸手在江顏柔滑的腳上摸了一下,一把將她的腳抓在了手里。

“不要臉!”

江顏氣呼呼的白了他一眼,趕緊把腳抽了出來,起身跑出去吃飯去了。

等她吃完飯、洗完澡回來,林羽正躺床上玩手機呢,而且已經換好了一身睡衣。

“你洗澡了嗎?”江顏氣沖沖的問道。

“洗了啊,昨天洗了。”林羽翹著二郎腿隨口答道。

“昨天洗的能算今天的嗎?!”江顏快被這個混蛋氣死了。

“顏姐,你有沒有點科學常識,冬天是不能勤洗澡的,知道嗎,會引發皮膚干燥的。”

林羽毫不知廉恥的替自己的懶惰辯解道。

“那你不會擦身體乳啊,我不管,反正你不洗澡,我就不許你在我床上睡。”

江顏俯身過去一手按著床,一手在林羽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哎呦!”

林羽觸電般一下坐了起來,一轉頭,看到眼前的“美景”,臉色不由一紅。

江顏穿的是一身寬松的睡衣,此時她俯身按在床上,領口自然就垂了下來,所以性感的鎖骨、誘人的溝線,以及兩個白皙的隆起頓時被林羽看了個精光。

她看到林羽的目光后,立馬驚呼一聲,一把捂住了自己的領口,臉上不由飄上了一團紅暈,隨后滿眼寒光的看向林羽。

“我這就去洗澡!”

林羽嚇得趕緊從床上跳了起來,三步并作兩步跑進了洗手間,砰的將門關好,長出了口氣,好險,感覺自己剛剛似乎與死神擦肩而過。

洗完澡后林羽哼著小曲,一邊擦頭一邊回臥室,結果一推門,發現門竟然被反鎖了。

“顏姐,衣服換完沒,開開門啊。”林羽以為江顏在里面換什么私密的貼身衣物。

“不開,今晚你睡沙發!”

“顏姐,求你了,開開吧。”林羽哀求道,這沙發上連個被子都沒有,他怎么睡啊。

“不開不開就不開!”江顏學著林羽剛才賤兮兮的樣子故意氣他。

“顏姐,你要不開門,我可就把你讓我睡地鋪的事跟爸媽說了哈。”林羽靈機一動,威脅道。

“睡地鋪?你為什么睡地鋪?”

這時江敬仁正好出來倒水,聽到林羽這話,一臉疑惑的問道。

林羽嚇得一愣,回身看到江敬仁,面色一緊,撓撓頭,支支吾吾說道:“那……那什么……”

“什么???好端端的你睡什么地鋪啊,睡地鋪怎么給我要孫子!”江敬仁眉頭緊皺,語氣有些不悅。

林羽眼珠一轉,立馬編了個瞎話,“奧,不是現在睡地鋪,爸,是顏姐說了,等生了孩子,就讓我睡地鋪,她跟孩子睡床!”

聰明!

冰雪聰明!

林羽不由沾沾自喜。

“奧,這樣啊,沒事,到時候大不了換張大床。”江敬仁笑呵呵的說道,“行了,快進去吧,努力去吧,你起碼得先有個孩子,然后才有資格談睡地鋪的問題。”

“聽到沒,顏姐,爸讓我進去呢!”林羽得意的喊道。

江顏趕緊起身給他把門開開,等他進來后在他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氣呼呼的說道:“你是不是想死??!差點就露餡了!”

兩人躺在床上后,林羽便拿手輕輕地勾住了江顏的手,江顏狠狠的在他手上掐了一把,也沒掙脫,任由他握著。

林羽望著天花板,內心不由有些糾結,不知道自己這么是對是錯,因為他發現,自己好像既喜歡江顏,又喜歡葉清眉,有點花心大蘿卜的感覺。

不對??!

他突然精神一振,一個男人同時喜歡兩個女人,這叫花心,但是兩個男人,喜歡兩個女人,這個沒問題吧?!

他現在不就是兩個男人的合體嗎?林羽和何家榮的合體!

同時喜歡兩個女人這不很正常嗎?只喜歡一個女人才不正常呢!

林羽內心頓時豁然開朗,仿佛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來。

“傻了???笑什么?”江顏氣的再次在他手心掐了掐,但是林羽突然用力抓住了她的手,仿佛生怕她跑了一般。

“顏姐,你后天歇班是不是?”林羽開口問道,“打算干嘛???”

“能干嘛,給你當老媽子唄,幫你洗衣服!刷鞋!洗襪子!”江顏氣呼呼的說道,現在林羽越來越懶了,以前這些活兒都是他干的,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全跑到自己身上來了。

“哎呀,這些活不都是洗衣機干的嘛,你別洗了,回頭我洗一下,你要沒事的話,跟我去原石市場玩玩吧?”林羽盛情邀請她。

“奧,幫你們那個小破珠寶公司選材是吧?讓我當苦力?我不去。”

林羽這一說江顏就知道了怎么回事。

“什么叫小破公司,正兒八經的大公司好吧。”林羽轉過身討好道,“不用你出力,就是我們選好石頭,找人擦石的時候,你幫忙盯著點就行,別讓人把石頭給換了。”

“注冊資金一百萬的珠寶公司,還不叫小破公司?”江顏翻了個白眼。

最后江顏也沒能經住林羽的軟磨硬泡,勉強答應了下來。

林羽跟江顏兩人在家打情罵俏,但是薛沁卻在辦公室忙的不可開交,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了,但是整個公司里面燈火通明,所有員工都在加班。

“薛總,利達商場發來了產品下架通知。”

“薛總,南江商城發來了下架通知。”

“薛總,瑞美超市終止了與我們之間的合作。”

……

幾乎每過十幾分鐘,就會有人跑過來告知薛沁一個壞消息。

眼看著辛辛苦苦拓展出來的市場份額這么輕松地被鄭天依的山寨產品占領,薛沁心有不甘,但是卻又無計可施。

次日一早,京城市中心一棟鏡面摩天大樓的高層會議室里,陸陸續續進來了十數位身著名貴西裝的中年男子。

他們個個都是華夏商界的領頭式人物,手底下所掌握的企業涉及房產、家電、食品、化妝品等多個領域,而且所掌握的公司,在華夏,在同行業中,絕對能排進前五,同樣,他們也都隸屬于楚云璽創辦的云璽集團。

今天,是他們集團例行的月度會議。

很快,長約十余米的意大利進口櫻桃木皮會議桌兩旁便坐滿了人,唯獨剩了東首的一個位置。

這時只聽外面傳來了一陣噠噠的皮鞋踩地聲,整個會議室里瞬間安靜了下來,落葉可聞。

不多時,門口進來一個英俊挺拔,身著灰白色西裝的男子,正是云璽集團總裁,楚云璽。

等他落座后,女秘書趕緊拿來了筆記本。

“楚總,不好意思,打擾一下,我覺得您今天有必要先看看我們這個月的銷售報表。”

未等楚云璽說話,一個身著藍色西裝的肥胖男子站了起來,一臉忐忑的沖楚云璽說道。他是萊克妮維的老總余寸僑。

“哎呦,老余,這次挺積極的嘛,你們萊克妮維的銷售額每月都是最少的,為什么要先看你們的???”

人群中一個老總略有些譏諷的說道。

雖然萊克妮維在京城化妝品行業里數一數二,但是一擴大到全國,影響力便小了很多,業績倒也說的過去,但是在這么多大佬跟前,還是占據劣勢,算是倒數。

“就是,再怎么排,也輪不到你們萊克妮維吧?”

“你們那點業績,說出來都不夠丟人的吧?”

“哎,你們看老余這表情,有可能是銷售額創了新低吧?”

其他人一聽也都立馬復附和了幾聲,雖然他們都隸屬于云璽集團,但是之間勾心斗角不斷,都想在楚云璽面前露臉,一有機會便互相踩壓。

“楚總,您別聽他們胡說,這次您真有必要看看我們的報表。”余寸僑頭上已經隱隱布滿了汗水,作為這里面最不受楚云璽待見的人,他跟楚云璽說話的時候總是小心翼翼,“您還記得您從清海簽約的那個雪膚美顏露嗎?賣了快一個月了……銷售額出來了。”

“怎么?是不是很差???”

楚云璽聽完咧嘴一笑,說道:“沒事,這件事不怪你,是我簽的,責任在我,就當我還那小子的一個人情吧。”

“這倒不是。”余寸僑趕緊擦了擦頭上的汗。

“那是怎么回事???”楚云璽皺著眉頭問道,“不會虧錢了吧?”

要真是因為這款產品浪費了渠道,虧了錢,倒是無所謂,但是由此帶來的負面影響才是他無法接受的。

他旗下的企業,除了創業初期,迄今為止,還沒有一家虧過錢呢。

這個月萊克妮維要是虧損了,那真是給他臉上抹黑了。

“我有些說不清楚,您還是自己看看吧……”余寸僑有些支支吾吾道。

......

全文閱讀

相關閱讀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一本大道卡1卡2卡3有马_国产麻豆免费观看二区_免费久久一级欧美特大黄_yellow免费观看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