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導讀/小說/懸疑/內容

明朝奇案錄秦白葉如詩全章節閱讀

懸疑 2020-04-06 09:13 閱讀(1135)

明朝奇案錄》是一本穿越重生類型的破案懸疑小說,主人公是秦白葉如詩。秦白本是21世紀一名普普通通的警校畢業生,因為一場爆炸,讓秦白穿越到明朝。秦白佛性的生存了下來,還在陌生的朝代開了一家偵探所。而一個叫花姐的女子找到了秦白,于是,秦白的偵探生活就從這名失蹤的女子開始了。無頭女軀、古廟荒墳,每樁離奇的案子,背后都有神秘人操控!

明朝奇案錄

>>明朝奇案錄秦白葉如詩全文閱讀<<

明朝奇案錄章節閱讀

魏同源的嗓音很細,但是卻不像電視里面演的那些人妖一樣,而是一個低沉柔美的聲音。

他的目光在秦白身上徘徊了好久,就像是打量一件做工精致的工藝品一樣。

的確實話實說,秦白肉身本主的模樣長得還是挺帥的,屬于那種棱角分明刀砍斧鑿的陽剛美,外加上皮膚白皙,就跟隋唐演義里面的冷面寒槍的羅成一樣。

這張臉龐讓秦白一直感覺賣山東饅頭可惜了一點,所以才堅定了他要在大明朝開偵探所的想法。

但是今天被一個男人這么打量,秦白不由得也覺得毛毛的,有些尷尬道:

“魏老板,您看看這件衣裳是不是您的。”

魏同源伸出如同嫩筍一般的手指接過來一看,唉呀了一聲,立刻眼睛一亮道:

“先生是那里找到這件衣服的,這衣服我丟了半年多了,一直沒有找到,可多謝先生了。”

他似乎對這件衣服很寶貴,雖然上面已經沾污上了不少污漬,但是魏同源依舊滿心歡喜地捧起了衣服,聞了聞。

秦白見到這樣,明白這件事情算是有譜的,把一整件事情的原因經過和魏同源一說,魏同源并沒有著急,旁邊的老者滿是不悅的哼了一聲道:

“我就說嘛,天宮戲院旁邊的棚戶區就是個賊窩,那些乞丐個個手腳不干凈,就咱們戲院里面都已經被那些乞丐偷過好幾回,這回咱們可得報官,讓巡捕營的人好好收拾收拾這群乞丐。”

“別介,都是些苦命人,咱們都是下九流,誰難為誰呢。”魏同源倒是好心的說了一聲。

老者哎喲了一聲,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家老板就是心善,可是誰來可憐他們天宮戲院呢。

看到一主一仆為難的表情,秦白撲哧一樂。

“難道先生有辦法。”看到秦白的表情,魏同源問了一句。

秦白點了點頭說道:“辦法倒是有一個,不過要花點錢,至少幾百個饅頭,但是我敢保證肯定能把偷衣服的人揪出來。”

戲子雖然是下九流,但是卻是個十足掙錢的行當,特別是魏同源這種名角,捧他的官老爺,姨奶奶數不勝數,幾百個饅頭的錢對他來說下跟著不叫事。

魏同源立馬答應了下來,有些好奇的問道:“不知道先生辦法是什么。”

“山人自有妙計,趕快去準備就是了。”秦白一臉胸有成竹的樣子。

在魏同源的吩咐下,老者很快就準備好了五六百個饅頭,秦白讓魏同源發動戲院里的人在戲院門口搭了一個粥棚,掛上牌子說要布施棚戶區里的乞丐,一人可以來拿一個白面饅頭。

白面饅頭可是細糧,別說是乞丐了,就連普通的老百姓平時吃的也是棒子面窩窩頭,只有在逢年過節的時候才能用白面蒸回饅頭包回餃子,一聽到有發白面饅頭,不只是乞丐甚至連棚戶區里面的窮苦百姓也蜂擁而至領起了饅頭。

“這糟踐錢啊,一個饅頭可要一個銅板啊。”老者看見蜂擁而來人山人海的乞丐們有些心疼的喊了一句。

魏同源卻不作聲,在一旁看著秦白,現在饅頭已經蒸好了,他想看看秦白到底有什么妙計。

秦白看見這人山人海的,心說這么著可不行,就讓天宮戲院的人指揮這些乞丐必須要排好隊,才能來領饅頭。

在白面饅頭的誘惑下,這些人很快就排成了一條長龍,秦白這才壓低聲音和幾個人說道:

“你們仔細看著,在隊伍里面要有一個衣服后面破了一個大洞的就是偷衣服的人。”

眾人一聽這話犯難了,哪個乞丐身上的衣服沒有破個大洞,要沒件破衣裳,連當乞丐的入門資格都沒有啊。

秦白想了想也是,就把昨天揪破的那塊布取了出來,給眾人看了一眼道:

“看著這個,只要和這個的紋理圖案一樣的,那就是了。”

吩咐完之后,這才開始發起了白面饅頭,很快陸陸續續的白面饅頭就已經發到了一半。

不過眾人眼睜睜的盯著,雖然這排成了長龍,不過那隊伍密密麻麻的,幾只眼睛也盯不過來,況且這人混跡其中,想要發現很難,說不定等排到他的時候幾百個饅頭早就已經發完了。

天宮戲院的人那不由議論了起來,都在說秦白出了個餿主意,這種辦法真能揪到那個偷衣服的乞丐嗎。

可就在這時,突然聽見秦白朝著人群喊了一聲道:

“那!我看見他了,就是昨天晚上裝神弄鬼的那個。”

眾人用一種看傻13的眼神看著秦白,沒反應過來他在鬧哪樣。

但這一會一個眼睛尖的已經看見了人群后面有一個穿著破著大洞衣服的乞丐嗖的一下嚇得從隊伍當中跑了出去了。

“臥槽,還真有一個。”一個戲子喊了一聲。

“還愣著干什么,趕緊追啊。”

秦白當機立斷,穿過人群,后面跟著一幫天宮戲院的人,那乞丐都餓了好幾天了腹中沒食,跑了兩步就跑不動了,被他們給拿了下來,秦白從口袋里面取出那塊破布和這人衣服后面破的那個大洞一對比,就是昨天晚上裝神弄鬼的那個人跑不了了。

劉子光忍不住對秦白贊嘆道:“可以啊秦兄,這么多人你是怎么看見這小子的。”

“我能夠看得見個屁。”秦白看了一眼累倒在地上的乞丐道:

“這小子做賊心虛,禁不住嚇唬,我喊了一句,他就以為我們在抓他,所以不打自招,自己就跑了。”

那乞丐滿是憤恨的看了一眼秦白道:“我招你惹你了,不就是去嚇唬了你一下,至于這個樣子嗎。”

“哼,你是嚇唬的我一個人嗎。”秦白白了乞丐一眼道:“這夫子街里你都裝神弄鬼那么多年了,其他人都是被你嚇跑的吧。”

沒想到乞丐到了這個份上,那也夠痛快對于所做的所有事都供認不諱。

由于大街上不是說話的地方,所以魏同源讓手底下的人先把他帶回到了天宮戲院里面,五花大綁了起來。

天宮戲院里面,老者一臉憤恨的看著這個乞丐,要知道乞丐偷的不是別的,那是自己老板最喜歡的一件內襯水袖,價值十幾兩銀子。

“你說你是認打還是認罰。”老者冷冷道。

到了這會這個乞丐倒是倒驢不倒架,裝起了鐵骨錚錚的漢子道:

“你說認打怎么打,讓罰怎么罰。”

“打我就打死你。”老者想了一下,臉上露出一股子笑容道:“罰就罰一萬兩雪花紋銀。”

聽到這話,連魏同源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別說他一個乞丐,就連自己天宮戲院的名角,這一輩子都沒掙到一萬兩。

乞丐怯生生道:“算了,那你還是打死我吧。”

“老爺子,你就別犯財迷了,既然這衣服已經找到了,警告警告,放他一馬就得了。”

秦白看不過去,替乞丐說了一句,這乞丐有些感激的看了秦白一眼,要知道乞丐的地位低的很,平時在大街上是個人就可以對他們拳打腳踢,沒有人把他們當做人看,今天要是天宮戲院的人真的把他打死在這兒,也不過是去巡捕營花點錢的小事,沒有人會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長這么大秦白是第一個替自己說話的人,乞丐心里別提多感激了。

“那不行,這要是這么輕易放過的話,以后這些乞丐還得來這里小偷小摸。”

老者犟得很,為了天宮戲院考慮壓根就不聽秦白的話。

秦白作為一個外人,也不好說太多,只能看了一眼魏同源,這魏同源倒是心地善良,笑了一聲道:

“老李,得饒人處且饒人,這小小的懲罰一下就行了。”

老板都發話了,老李再怎么著那也不能連他的話都不聽,只能強調的一口氣,不過一個妙計頓時油然而生。

他讓手底下的人找了一個大號的破瓦缸,放到了乞丐面前,道:

“把衣服都給我脫了,只能留個四角褲。”

乞丐下意識的捂住了胸口,一臉恨恨的看著老李道:

“我也是有尊嚴的,士可殺不可辱啊大叔。”

“脫不脫。”老李瞪了他一眼。

那還能咋地,幸好戲臺子后面沒有女孩子,很快乞丐脫的只剩下一件四角褲,老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乞丐,讓他把那個大水缸套在身上。

這衣不蔽體,身上就穿著件四角褲,要是出門非得被人當做流氓打死,有個水缸好歹能遮遮關鍵部分,乞丐無可奈何也只能把水缸套在了身上。

老李看到乞丐這副囧樣,很滿意的笑了一聲道:“你偷我們老板一件衣服,現在還我們老板一套,是扯平了,你穿著這個大水缸出去,也好讓那些乞丐看看來偷我們天宮戲院的是什么下場,滾吧。”

那乞丐還能說些什么,只能一臉無奈加尷尬的用手攥著水缸兩側一步一步的往外走,還沒走出去兩步,突然就聽見老李在背后喊了一聲。

“慢著,我心里說你小子也忒沒規矩了,這放了你一馬,連句謝謝都不知道說。”

這一回乞丐倒是板著一副臉,一臉嚴肅道:

“怒末將甲胄在身,不能施以全禮。”

這一老一少兩個算是一對活寶了,場面一下子從剛剛那種審問犯人的感覺當中變成了相聲現場。

秦白微微一笑,現在這事情算是真相大白了,水果店老板這一回和自己打賭輸了,他得趕緊回去和水果店老板說清楚情況,好讓他給自己免費宣傳一個月。

“幾位,已經水落石出,我也就不在這里多做打擾,有機會一定來這兒捧一捧魏老板的場。”

秦白做出一副江湖模樣,拱了拱手,魏同源本來還想留他吃一頓晚飯,沒奈何秦白腿下生風,他話還沒說,秦白就已經帶著劉子光出了天宮戲院,不見人影了。

到了水果店那里,秦白一臉激動的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和水果攤老板一說,那叫一個唾沫橫飛,不過水果攤老板那臉卻很淡定。

“你就吹吧,還看見魏同源魏老板,你怎么不說那衣服是紫禁城里的。”

水果攤老板說得到也沒有錯,有道是捉賊拿贓,這他可一個人都沒看到,怎么知道秦白不是在編故事忽悠自己呢。

秦白心里面也是一陣懊悔,早知道他就帶著那個乞丐過來,讓他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裝神弄鬼。

水果攤老板看著秦白你這一副氣鼓鼓的樣子笑道:

“好了好了,編故事也不容易,不過你可說了,要來我這里買一個月的水果。”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就聽見水果攤不遠處的地方傳來一陣咆哮聲道:

“恩公!恩公你走慢點。”

秦白還以為不是叫他,沒去注意,水果攤老板看了一眼,立刻臥槽了一聲,道:

“這不會是打西洋過來的后現代主義吧。”

秦白聽著水果攤老板的話有些迷惑,扭頭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跟著臥槽了起來。

那個乞丐竟然雙手攥著那口破水缸,一路跟著秦白追了過來,直到水果攤門口這才停下的腳步,呼呼喘著大氣道:

“恩公,我可算是趕上你了,這一路追的我好辛苦啊。”

那可不是,乞丐身上的那口水缸至少得有三四十斤重,能拎著這個跑著一路,那除了強烈的求生欲之外,也得要過人的體力啊。

“看見沒有這人就是我說的那個裝神弄鬼的人,現在就在這兒了。”

秦白看到這個一臉激動的說了一句,老板沒說啥,打量了一眼乞丐身上的裝扮,一臉肯定的點頭道:

“你要是說別人我可能不信,但是看這位仁兄,不用裝就像鬼,這回我信了,一個月的免費宣傳保證完成。”

乞丐白了他一眼,緊接著一臉感激的看著秦白道:

“多謝恩公剛剛幫我說話,要不是你的話,估計我得被天宮戲院的老李活活打死。”

都是舉手之勞而已,話幾句話秦白壓根沒放在心里,沒想到這乞丐竟然會大老遠的跑來說聲謝謝,這點讓秦白著實感到有些意外。

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晚了,傍晚的風吹在光著膀子的乞丐身上,凍得他瑟瑟發抖,差點沒把那口水缸弄掉到地上。

秦白看他可憐,于是就帶他卻自己棚戶區的家里面,那里還有兩套舊衣裳可以給乞丐換上。

......

全章節目錄

相關閱讀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一本大道卡1卡2卡3有马_国产麻豆免费观看二区_免费久久一级欧美特大黄_yellow免费观看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