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導讀/小說/懸疑/內容

虛妄詭相徐鏡樓陌楠全集目錄閱讀

懸疑 2020-08-04 08:30 閱讀(1127)

虛妄詭相是一本講述了徐鏡樓陌楠都市懸疑故事的小說。小說中徐鏡樓發現了人死之前的征兆,更是發現了鄰居奎爺的死不瞑目流血淚的凄慘場景,而在神秘的三爺徐關山出現之后,德高望重的老太爺竟然提醒徐鏡樓,讓他小心三爺的動手,可徐鏡樓和三爺無恩無仇,三爺為什么要害他?直到徐鏡樓真正的發現了死亡征兆的危險之時,徐鏡樓已經步入了懸疑的世界難以自救。

虛妄詭相徐鏡樓陌楠全集目錄閱讀

>>虛妄詭相徐鏡樓陌楠全集目錄閱讀<<

虛妄詭相徐鏡樓陌楠在線閱讀

我啞然失笑道:“你見過老鼠沒?老鼠啃過的錢,會是這個樣子?別逗了。”

花錯卻一本正經的說道:“絕對不會錯,這錢上確實有老鼠的味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搞不清楚,但我的鼻子絕對不會聞錯。

我也懶得和他爭辯,就轉移話題道:“你說那個老井不一樣,有啥不一樣的?說來聽聽。”

我這一問,花錯就笑道:“哥,你用不著和我裝迷糊,那老井有什么不一樣,你不清楚?我可以打百分百的包票,那老井里的東西,最近這段時候,肯定和你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而且,如果我沒看錯,那東西對你可沒安什么好心,今天夜里,必定會來找你的麻煩。”

“也正因為如此,我才要求和你睡一床,要擺在平時,你求我和你睡一床,我都不愿意,弟弟我可是正宗處男,害羞的緊呢!”

雖然他刻意想營造出輕松的氛圍來,可我一點也輕松不起來,花錯說的太對了,這幾天我可算和那老井杠上了,而且那三尾井童對我確實沒有什么善意,今天之所以沒勒死我,絕對不是憐憫心大發,而是因為那個叫蘇出云的少年阻止了它。

可花錯說今天夜里,那三尾井童還會來找我,這就讓我郁悶了,那三尾井童敢情和奎爺一樣,賴上我了是怎么的,不過心里郁悶歸郁悶,倒也不算出我的意料,我本來就猜到了,那三尾井童今天的表現,分明是怕了那蘇出云,不然臨走的時候也不會示威性的嘶吼那一聲,可蘇出云已經離開了,三尾井童沒有顧忌了,一定會來找我的麻煩。

何況,我前前后后傷了它兩次,就算記性再怎么不好,也該記住一次才是。

緊接著花錯就笑道:“至于我怎么看出來的,不是我吹牛,我最大的本事,就是一雙眼睛,鼻子上的功夫,其實還是跟清辰學的,只要有不對勁的地方,我多多少少都能看出點端倪來,何況那老井從欄到井的氣場,都十分不對勁。

我聽的一愣,忽然想起石頭哥曾經說過的話來,石頭哥說奎爺臨死之前,交代過他幾句話,分別是石井欄、七斤和火,我和石頭哥、老太爺當時都懷疑那石井欄三個字,是指奎爺扛起石井欄的事,如今聽花錯這么一說,好像我們都想錯了。

花錯一見我的神色,就知道他猜對了,馬上顯擺般的笑道:“怎么?吃驚了?我再說點厲害點,如果我沒猜錯,那石井欄一定吃過人肉,喝過人血,我說的對不對?”

我頓時傻眼了,花錯說的不錯,關于那石井欄,確實有那么一段故事,這事在我們十里八鄉的流傳甚廣,稍微找個年紀大點的,都能完完整整的說出來,我就聽村上的老人說起過很多次。

這個故事,用村上老人的話說,就叫一指換一手!

事情說起來有點久遠了,說是在清末年間,有個懷孕的婦人,不知道怎么的,就掉老井里淹死了,一軀兩命,軀體撈出來的時候,已經被泡的腫脹不堪,甚至都認不出是誰來,只能看出來,她穿的衣服甚是華麗,還穿金戴玉,絕對不是一般人家穿戴得起的。

更離奇的是,查了一大圈,十里八鄉竟然沒有任何婦人失蹤,也就是說,這個婦人還是外地的,至于從何而來,又怎么會在井中溺亡,根本無人知道。

按理說,井里淹死了人,是不能再用了,要不就是填上,要不就是廢棄,當時村上的老人們,一致決定,是將老井填了,重新打一口井出來的。

那時候還沒有拖拉機,運土全靠板車,結果一個村上的漢子,拉了一上午的土,全部倒入了井中,竟然一點作用都沒有,井水還是那么深,幾十車土,好像全都泥牛入海了一般。

更離奇的是,請來的挖井師傅,在別的地方挖了幾十米下去,都挖到石層了,愣是一滴水沒有,接連換了三個地方,全部如此。

當時正值天下大亂,村莊雖然偏僻,并未受戰亂之苦,可整個天下都在水生火熱之中,村上百姓又能好到哪去呢!生活條件仍舊十分之差,各家各戶都不富裕,只能說勉強餓不死而已,挖井的錢,全都是大家勒緊褲腰帶湊出來的。

挖井師傅連挖三口井,雖然沒出水,可錢是要照收的,這樣一來,老百姓受不了,一致要求,就用那老井湊合吧!等以后條件好一點了再說。

可那老井井口四周,全都是整片的青石板,用的時間久了,異?;?,加上井中又淹死過人,大家心里都有點怵的慌。所以當時的村長,又請來了一個老石匠,村民自己從遠處運來了青石,讓那石匠雕琢一副石井欄,罩在老井四周,也算一種安全防護。

那老石匠當時在附近十分有名,聽說經他手雕出來的石獅子,夜里都能聽到獅子的吼叫聲,當然,這肯定是有夸大其詞的成分。

這石匠接了活,帶著自己最得意的大徒弟就來了,村民的青石一運到,立刻就開工。

這石井欄制作的時候,由于全是青石雕琢,太過笨重,石柱石條都是分開雕琢的,可等部件全部完工,搬運到井邊的時候,卻怎么也無法安裝起來,不是這邊短了幾寸,就是那邊長了幾寸。

那石匠也算是成名人物了,尺寸方面,絕對是不錯的,當下又試了幾次,依舊不成,當場就變了臉色,手指一伸就放進了石柱子的榫眼之中,一石錘生生將自己的手指頭給砸斷了,血水頓時順著石柱子往下淌,斷指直接留在了榫眼之中。

可奇怪的是,這一根手指頭一放進去,石井欄再安裝起來,一點問題也沒有了,嚴絲合縫,牢固的就像是一整塊石頭雕成的一般。

那石匠回去之后,就封了工具,再也不替人做石活了,具體是為了什么,那石匠也從來不說。

石匠封工之后,手藝活就全被大徒弟接了去,大徒弟的手藝也不差,師傅封工了,生意都被他攬去了,混的越來越好。

有一天這大徒弟去隔壁村做活,帶著工具,路過井邊,感覺有點口渴,正好井邊有人擔水,就湊過去喝了口水,水一入口,頓時面色一愣,噗的一聲全都噴了出來,隨即噗通一聲跪在石井欄邊,伸手從工具包里掏出斧頭,一斧頭就將自己的手掌給剁了下來,將斷手放在石柱子上,鮮血淌了一石柱子都是,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爬起來就回去了。

徒弟回去之后,養好了傷,就將老石匠接到了身邊,一直侍奉到老石匠歸天。

后來聽人說,那石井欄當時被大徒弟做了手腳,目的就是想讓師傅丟了臉面,他以后好接活??伤屈c手藝,都是老石匠教的,老石匠當然能看出來。但老石匠沒有子女,一向視大徒弟為親生兒子,為了徒弟的前程,什么都沒說,為了保全自己的臉面,用自己的手指將機關給破了,而且從此封工,讓徒弟攬去了自己的生意,可謂是用心良苦。

井水一向清甜,可大徒弟那天喝的那一口,卻是像血一樣腥膻無比,瞬間大徒弟回想起來師傅對自己的百般教誨,幡然醒悟,剁下自己一只手賠給了師傅,并將師傅接到身邊,侍奉終老。

當然,這都是故事,年代久遠,真假無從追究,但空穴來風,未必無因,今天花錯又這么一提,我頓時就聯想到這上面去了。

當下我就將這故事說了一遍,說完之后,就問道:“這個算不算?”

花錯一聽就笑道:“當然得算,手指頭也是肉,斷掌血也是血,你看我沒說錯吧!那石井欄吃過人肉,喝過人血,再加上本身就是青石,青石都是經歷成千上萬年方才形成的,又被精心雕琢成石井欄,放在井邊百十年了,吸收日月精華,再被人肉、人血這么一喂,想不作怪都難??!”

“更可怕的還不是這個,石井欄就算作怪,也因為天性愚鈍,圈井成牢,翻不起大浪來,除非是有人將那石井欄給移動了,不然壞不了事。”

“但是那被淹死的懷孕婦人,卻是個極大的禍端,你們村口那老井,要依我看,是你們村上地勢風水最好的一塊地,上接日月精華,下接地之靈氣,本是絕佳之地,但也正因為風水極好,所以極易養成兇煞之物。”

“那婦人穿戴貴重,想必是大戶人家,既然是大戶人家,誰沒有個丫鬟婆子,不可能親自到井邊打水,所以極有可能是被謀害而死,又是一軀兩命,怨深冤重,豈能甘心,正好趁這天寶地靈之處,化為兇煞,為禍一方。”

說到這里,又眉頭一皺道:“不過也很是奇怪,按道理里說,這樣的地形極發,那婦人死時,尚是清末年間的事了,距今已經一百多年下來了,怎么會等到現在才出來興風作浪?”

……

全文閱讀

相關閱讀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一本大道卡1卡2卡3有马_国产麻豆免费观看二区_免费久久一级欧美特大黄_yellow免费观看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