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導讀/小說/懸疑/內容

陰緣天定冥夫找上門羅昕徐洋全文在線閱讀

懸疑 2020-08-18 17:14 閱讀(1041)

陰緣天定冥夫找上門的主角是羅昕徐洋,這本都市懸疑小說全文講述的是羅昕過年去男朋友徐洋家拜見父母,兩人交往了一段時間,羅昕覺得對方很適合自己,就認定這個男人了。誰知道去了徐洋家,才發現一切詭異得可怕,徐洋母親給了自己一個紅包,而徐洋父親給了一個黑包,里面裝的竟然是冥幣,把羅昕嚇壞了。

陰緣天定冥夫找上門羅昕徐洋全文閱讀

>>陰緣天定冥夫找上門羅昕徐洋全文閱讀<<

陰緣天定冥夫找上門羅昕徐洋精彩章節導讀

再次開車,我發現陰院長的臉色很不好看,看我的眼神也和過去不同了,看起來駭人得很,該不會是計較陰弢將他踢下車的事吧?

不對,陰弢級別比他高,他怎么敢計較?若不是計較那事,那他瞪我的眼神是在算計什么?

“你……”我眨眨眼,小心翼翼地問:“看我做什么?”

“看來,日后我是不能再輕慢對待你了,免得你把我醫院拆了。”陰院長說。

我眨眨眼,問:“你怕我拆嗎?”

“怕。”

“可你好像也說過,就算是閻王爺到了你這里,也不能隨便壞了你的規矩呀……”我試探地問。

陰院長氣惱地說:“理是這個理,可像陰十二爺那種大人物,若真的要拆我這個小破醫院,我又能拿他有什么辦法呢?我現在只盼你能夠穩重些,別在我們醫院里肆意妄為就行了!”

“那……明日我可以逛逛醫院嗎?”我小心翼翼地試探。

陰院長面無表情地看了我一會兒,我實在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又或者他們陰界的人/鬼都喜歡用這個表情,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什么的好。

半晌,陰院長才說:“隨你。只不過我依然希望你能懂點分寸,陰司各個部門雖職責不同,但與蕓蕓眾生的命運息息相關,你不要在我們醫院里亂了蒼生。”

我點頭:“我會的。”

陰院長轉過頭去,不再和我多說,但我看得出來,他并不相信我的話,因為我目前的所作所為就不像是個靠譜的樣子。

回到醫院后,我睡了一天。

等醒來時,床邊就站著一個面無表情的更年期婦女……咳!是那位只值夜班的老護士。

我揉揉眼睛,看得到墻上的掛鐘顯示的是下午4點,外面日頭應該正盛,但病房里的每一扇窗戶都拉上了窗簾,可我記得我病房的窗簾并不厚實,遮光性不強,可不知這次是怎么了,病房里的一點光都沒有……

老護士直勾勾地盯著我,面若寒霜,雖然沒有起雞皮疙瘩這種懸疑感覺,但看老護士,我竟覺得她給人的驚悚程度比我過去見到的鬼們有得一拼……

這人不是只在夜里值班的嗎?怎么白日也來了?小粉呢?她去哪里了?

我心里有一籮筐的問題想問,但我不敢問。

“你家住哪里?”半晌,她開口問。

“長風街123號。”

“回答正確,你并不是精神病人。”

“呃……”我這才意識到自己被套話了。

這是鑒別精神病人精神狀態的一個方法,通常是問一個簡單的問題,看他的回答是否符合邏輯,如果符合邏輯,那就意味著這個精神病人基本康復了。

我并不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套話”,可不知為什么,在面對老護士的時候,我情不自禁地說了實話,可能是因為她面目很不友善,從氣勢上把我嚇住了吧。

“所以說,你殺人分軀了?”老護士問。

我哈哈一笑,避開她的注視:“沒有。”

“那你真是個可憐人,碰上這種無法解釋之事,也只能默默擔著了。”頓了頓,老護士說:“我姓梅,你可以叫我梅姨。”

她沒有胸牌,所以我一直都不知道她叫什么,直到現在,我終于知道該怎么稱呼她了。

我從床上撐起身體,問:“好的,梅姨。您找我有什么事呢?”

到這時,我忽然發現老護士梅姨的姿勢很刻板,頭頸背一線,筆挺得很,雙手交疊在小腹上,這種酷似禮儀小姐的站姿,如果不是過于正式的場合,一般不會有人特意這么做的吧?

這讓我想起了昨晚的女鬼,她的姿勢就是十分僵硬的,不僅頭頸背保持一條水平線,就連呆滯的雙眼也是保持穩定的水平線。

窗簾緊拉著。

室內沒有透光。

而老護士平常都只在夜間出現……

她該不會是鬼吧?

這家精神病院的特色就是所有工作人員準點下班,而且天黑之前必須全部離開醫院,那晚上會在這里上班的,是人是鬼呢?

我同樣想起了昨晚上的小周司機,作為這家精神病院的員工,他一樣也是晚上出現,而他和老護士給我的感覺很像,身上都有著一種非人類的氣息……

反正這家精神病院的院長都不是人了,那他手下不是人——也是可以的吧?

老護士并沒有察覺到我心里的小九九,呆板地回答道:“院長說,住院部來了個新人,怕她不懂規矩,會到處亂闖,所以特地讓我來帶帶你。”

“新……新人?”我愣。

老護士點頭:“院長說了,醫院不養吃白飯的。”

“什么吃白飯的?”我不服,“我爸媽有交住院費了!”

“起來洗漱吧,我和你說說這兒……住院部的規矩。”

“哦!”雖然我爸媽確實交了住院費,但我還是像個“新人”一樣,乖乖地爬起來刷牙洗漱。

在洗漱的時候,那老護士就站在我的背后和我說:“你和我們在職人員不一樣,我們白天下班,晚上工作,天亮了就可以離開醫院了。而你卻是從白日待到黑夜,一天24小時都不離開醫院,所以你要守的規矩和我們都不一樣。”

“嗯嗯。”我含著一口泡沫,認真地點點頭,實際上雙眼從來沒有離開過鏡里的老護士的鏡像。

據說鬼照鏡子是沒有鏡像的,可她卻有?

呃,這不能當做直接證據,魏院長還有影子呢!

老護士說:“白日里的醫院是什么樣子的,我不是很清楚,但你只需要記住住在這里,只要恪守‘三個不要’就行了。”

“嗯!”

“一,晚上不要出門。”

“嗯……嗯!”我假意答應,心里卻想著說,晚上不出門,那還有什么意義?躺在床上發霉嗎?我已經做好打算,準備來一場驚悚的“鬼屋探險”了!

“二,不管晚上聽到什么聲音,又或者是看到什么,都不要為任何人開門。”

“嗯。”

“三,不管是白日還是夜晚,不管你見到的是人還是鬼,都不要答應他/她的任何請求,也不要接受他/她交給你的任何東西。”

我刷著牙,含糊不清地盯著老護士的鏡像問:“就這些嗎?”

“其他的規矩,你慢慢就了解了。”

“哦……”

“穿件好看的衣服,晚上,我帶你巡夜。”

“???”我正低頭漱口,突然聽到這么一句話,整個人都是懵的,剛剛還說晚上不要出門呢,今晚就帶我巡夜?這不是沖突了嗎?

我趕緊漱好口,抬頭想問個清楚,卻發現鏡子里沒有人了。

轉身,身后也是空了。

那老護士走路竟然沒有半點聲音,離開也離開得太快了!

我郁悶地洗好臉,心想這一定都是那個魏院長安排的,他是打算對我“廢物利用”了嗎?與其讓我躺在病床上發霉、又或者是像個愣頭青一樣亂闖,還不如發展我做他的下線?

也不是不可以啦,有點事做總好過躺著發霉。

只不過我希望他能發工資。

——對了,聽小粉說,這家精神病院的工資高得離譜,是外面的2-3倍呢,我要求不高,魏院長能給我個3.5倍就好。

在我洗漱完后,發現小粉來了,正在為我收拾床鋪。

她拉開了窗簾,病房里的光線明亮了些,但我發現外頭烏云密布,并且下著雨,難怪沒有半點光透進來。

我忍不住問:“小粉,你來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什么人出去?”

“沒有呀。”小粉說:“昕昕,你今天起得真晚,昨晚上做什么去了?該不會是夢游吧?”

我一本正經地說:“說來你可能不信,我昨晚——”

“說來你可能不信,我昨晚——去和帥哥約會了!”

“有多帥?”

“比現在當紅的流量小生還帥!”

小粉咯咯笑:“我不信。”

我一本正經:“真的!”

“那你說說看,你們是怎么約會的?”

“就是昨天晚上你走的時候,他來了……”

“等等!”小粉突然打斷了我,她疊完被子的最后一步,然后從被子下拿出她的護士筆記,坐下來,擺好姿勢后,才和我說:“你現在可以說了。”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你怎么那么喜歡做筆記呀?你真的來當護士的嗎?我怎么看你更像是個來收集素材的小說家呀?你該不會是潛伏進來的臥底吧?”

小粉嚇了一跳,大眼睛撲朔了幾下,然后四下觀看了一下——這還用看嗎?我這病房是特殊的監護病房,常年關著,除了小粉常進出為我打理衛生之外,就只有醫生們常規檢查才會開門了。

為什么會這樣?

因為我的身份是個危險的狂躁精神病患者,有命案在身,雖明面上說是在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療,但實際上,警方是要求醫院對我嚴加看管,這豪華高級的監護病房實際上就是我的牢房。

小粉確定周圍沒有人之后,才壓低了聲音和我說:“被你發現了,我……我其實是寫小說的。我進這家醫院工作之后,發現這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地方,雖然我也沒弄明白是什么原理,但只要一點點素材,我就能發揮無限的想象力,把它寫成小說!說來你可能不信,我的書可紅著呢!”

很紅?

我吃驚地看小粉,小粉臉上稚氣未脫,看著就像個孩子一樣純真,可這樣的人竟然是個當紅小說家?

說起小說家,任何人聽說起來都會忍不住心生敬畏,要知道,寫小說得擁有多豐富的想象力、多高的才華才能寫得出來呀?

反正我是寫不出來的,所以我對寫小說的人都是敬畏的。

“你不信?我給你看。”小粉拿出自己的手機。

她的手機真可愛,外面包著一層兔子外殼的皮,而且還是粉色的。

她當著我的面打開了一個月閱讀APP,給我看了排行榜,點擊量和讀者留言數,我雖然看不懂這其中的門道,但排行榜第一名我還是看明白了。

小粉展示完她的成績之后,驕傲地問我:“怎么樣?現在信了吧?”

我點頭:“信了。”

小粉收起手機,笑得就跟個孩子似的:“我的這些成績都是來這家醫院工作之后才有的,里面的小故事都是根據醫院的傳說和病人們的口述改編的,只要一直待在這個醫院里,我就會有源源不斷的素材呢!昕昕!”

她突然叫我的名字:“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

“什么事?”

“這件事不要告訴院長好不好?”小粉可憐兮兮地看著我:“他不希望醫院的秘密流傳出去,但我卻把它寫成小說,還被那么多人觀閱了,他知道了一定會大發雷霆的。所以你可不可以幫我保守這個秘密?”

“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什么條件?”

“你要把你寫的小說給我看!”

小粉松了一口氣:“好呀。”

她伸出小指和我拉鉤,我和她拉鉤的時候,心想小粉真是孩子氣,都多大的人了還喜歡拉鉤做約定,不過可能寫小說的人都是要保持一定童真的,這才能寫出更好的小說吧?

拉過勾后,她就把她的手機交給了我。

我看了幾章就被吸引住了。

早知道身邊有這么一位才華橫溢的小說家,我就應該早點跟她要小說看啊,這樣我也就不用躺在床上發霉整整一個月了!

我沉迷小說不可自拔,不知不覺中,天就黑了,我的房門被人打開了。我從小說世界里回過神來,發現進來的是老護士梅姨。

梅姨好像是不會笑的一樣,嘴角一直都是下垂的,眼神又很兇,就像中學的教導處主任。所以我一見到她,我就本能地把手機藏到了被子下面。

“你藏了什么?”

“沒……沒什么!”我趕緊爬起來,乖巧地問:“梅姨,你來帶我巡夜了嗎?”

“還早著呢。”

“那你怎么來了?”

“帶你出去吃飯,難道你打算餓著干活?”

“哦。”

梅姨上下掃了我一眼:“我不是叮囑過你,讓你換一套好看的衣服,你難道想穿著病服跟我去巡夜。”

我無辜地說:“可我住在這里就是天天穿病服呀,你讓我上哪兒找一件好看的衣服呢?”

她無語地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了。

我郁悶,她怎么說走就走呀?那我怎么辦?

我無聊,又翻出小粉的小說看,可剛看幾章,梅姨就返回來了,手里多了一套粉色護士服,讓我換上。

我接過來,意外地發現護士服上還貼著胸牌,上面是個熟悉的名字,“袁菲菲”,這不就是小粉的名字嗎?看來梅姨是去了護士換衣間給我現找的衣服,而且還很巧的給我拿了一套熟人的衣服。

這時旁邊伸來一只老手,把名牌摘去了。

“你不需要這個。”梅姨把名牌扔進了垃圾桶。

“哎……!”

就算我不需要那名牌,你也不能隨便亂扔別人的牌子呀!

“快點換上吧。”梅姨說完就出去了。

于是我就沒說什么,換好衣服后,就去把小粉的名牌撿起來,沖洗干凈后放在桌上,就跟出去了。

梅姨在門口等我,她真像個教導處主任一樣嚴格,審視了我一遍:“眼鏡呢?”

我也打量了她一遍:“你不也是沒戴?”

“對于新人來說,還是戴一戴吧。”她冷冷地說。

“好吧。”于是我折回去,戴了眼鏡才跟她一起出去。

可戴了眼鏡,就跟黑夜里戴墨鏡一樣,我本來是一個找鬼的人,戴了眼鏡又怎么找鬼呢?

這時我又突然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如果我把我今天晚上看到的一切告訴給小粉聽,那她不就又有寫小說的素材了?

這么一想,我就更打定主意,今晚要“好好”逛一逛這家精神病院了!

梅姨帶我去的第一個地方,是食堂。

這是我第一次在外面吃飯,過去精神病院對我看守太嚴,根本就不讓我踏出房門半步,所以我都是在病房里吃飯,而手腳不便的時候,都是小粉一口一口喂我吃的。

梅姨帶我排隊打飯,我趁她背對著我的時候,我摘下眼鏡偷偷打量飯堂,想看一看摘眼鏡和戴眼鏡會有什么不同。

結果讓我失望了。

摘眼鏡和戴眼鏡看到的東西,都一樣。

什么光怪陸離的東西都沒見到。

或許,時間還太早,孤魂野鬼什么的都要等到凌晨0點才現身,現在才剛剛是晚餐時間呢。

“到你了,點菜吧。”梅姨突然說。

我趕緊向前,就被嚇了一跳。

這掌勺大叔長得好兇!

眼睛瞪得有銅鈴大,梅姨表情是冰霜,那這大叔就是殺氣騰騰,而且……他旁邊就放著一塊砧板,砧板上立著一把寒光閃爍的菜dao……

我、我只是來打飯的,為什么卻感覺像是來到了屠宰場?

“老楊,把能吃的都給新人來一份。”梅姨突然說。

我一愣,掃了一眼這琳瑯滿目的菜品:“不用了吧?這么多,我吃不完的。”

“沒事,院長說,今晚你吃的可以找他報銷,而且他會返雙倍飯錢。”

“……”

真大方。

于是我獲得了一份豪華大餐。

剛開始我還吃得津津有味,而等到我吃飽停下的時候,坐在我面前的梅姨發話了:“吃完。”

what?!

“這么多,我吃不完的!”我說。

但梅姨面不改色:“不要浪費。”

我皺眉,剛想質疑她是不是故意整我的時候,duang的一聲,寒光一閃,一把菜dao插入了桌面!

我嚇了一大跳!

“吃完。”分菜的楊大叔加入了脅迫陣營。

我完全傻眼了,不就惡整新人嗎?用得著上菜dao嗎??

于是我好氣又好笑地說:“叔,你是個廚子吔!拿菜dao威脅一個柔弱少女,合適嗎?”

“不,我是個殺豬的。”楊大叔高貴冷艷地說。

我臉完全綠了。

殺豬?

你把誰當豬呢?

“吃完,別浪費,否則會遭報應的。”楊大叔殺氣騰騰地說。

我無辜,我委屈:“我本來就不想打這么多菜,是你們幫我點的!”

“吃完,不然會有不好的事發生的。”

“……”我內心mmp,在心里把陰善、梅姨、還有楊大叔全都罵了一遍,這幫王八蛋,竟然這么整我!老虎不發威,你們真當我是HelloKitty呀?!

惱羞成怒的我特別想摘下戒指,聽陰弢的話,拿出小皮鞭,把這些欺負人的地方拆了!

但最后還是為了陰院長那句“不可亂蒼生”而忍下了這口氣,恨恨地瞪了梅姨一眼,我抓起筷子,重新扒飯。

吃完這餐飯,我發誓有生之年再也不吃自助餐了!

嘔……

我沖到洗手間里,吐了起來!

梅姨走了進來。

我問她:“吃不完會有不好的事發生,那我吐沒關系吧?”

“沒關系。”梅姨笑了。

我發誓,這絕對是我第一次見到她笑,而且笑得……非常的“友善”!

我基本上把硬塞進肚子里的東西都吐出來了,吐的過程中,我好像聽到梅姨嘀咕了一句:“怎么吐得這么厲害?現在都吐完了,那等會兒吐什么?”

“?”

“沒事沒事,你吐你的。”

也許是我吐得實在太厲害了,吐到最后,想要整我的梅姨都于心不忍了,幫我拍背、遞水,照顧得很是周道。等她把我從廁所里扶出去的時候,我基本已經不行了。

我癱在椅子上的時候,我聽到梅姨他們在說悄悄話:

“我們是不是太過分了?”

“還好吧,我也沒加太多吃的,我們誰剛來的時候,沒接受過這個待遇?怎么到這姑娘身上就不行了呢?”

“喲,老楊,你還知道那是個姑娘呀?”

“呃……”

“你看人家小姑娘這身材板,能跟我們比嗎?那一看就是個沒受過苦的孩子。梅姨能一餐吃三碗飯,那姑娘……大概也就能吃半碗吧。”

“別拿我一個老太婆和小姑娘比!”

“梅姨,我看那小姑娘現在都吐成這樣了,干脆今晚你就讓她回房間好好休息吧。”

回房休息?

我馬上彈起來了:“我不!”

我都被關一個月了!

哪怕是被鬼嚇死,也總好過繼續發霉!

但這一抬頭吧,我就差不多被嚇死了!

因為我一喊,竊竊私語的人齊齊轉過頭來看我,那感覺就像是古俠小說里的四大惡人一回眸!

冷面寒霜梅姨。

dao疤臉小周司機。

殺豬廚子老楊。

還有一個我沒見過的,但保安制服已經說明了他的身份,而他長得也好不到哪里去,身材削瘦,尖嘴猴腮,保安制服應該是給人一身正氣的感覺,但他看上去就像是個地痞流氓偷了別人的制服。

陰善到底想什么呀?招的員工就不能招個好看的嗎?就算不招個養眼的,那也應該招點看上去正常相貌的人呀。要是燈光再暗一點,這四人的一回眸就不是四大惡人,而是四大惡鬼了!

呃……

他們老板都是從陰間來的鬼了,也許他們真的也是從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鬼呢?

哈……

我拿清水漱了漱口,舉手堅決地說道:“這是組織交給我的考驗,是我身體素質不好,沒有能夠經組織交給我的第一個考驗。但是我保證,我將會以不畏艱難險惡的精神去接受組織的下一個考驗!今晚巡夜,請帶上我!”

“噗!”那瘦保安笑了一聲,“這小孩很有趣啊。”

梅姨不忍說:“今晚你就回房間休息吧,院長那邊我會去說說情的。”

我疑惑:“說情?說什么情?”

梅姨說:“你身體不舒服,今晚不能巡夜,這件事我會向院長報告的。院長是個通情達理的人,他不會計較你第一天上班就離崗的。畢竟,這也是我們有錯在先。”

啥?

他們真的把我當做新來的了?

不不不,我老公可是你們老板的上司,我是來鬼屋探險的!

算了。

和陰弢約過,這件事越少人知道就越好。

于是我就當我自己是個新來的小白,眨眨眼,我迅速融入新角色:“不不,這不是你們的錯,是我自己身體素質不行,是我沒有經受得了組織的考驗。”

四大惡人面面相覷,半晌,那瘦保安才不忍地問同伴們的意見:“我……可不可以告訴她真相?”

梅姨嘆一口氣:“說吧。”

瘦保安這才走過來,笑著和我握手:“我姓莫,你以后就叫我莫哥就行了。”

我也報上姓名:“羅昕。”

瘦保安又笑了一下:“今天你當著我們的面說全名沒關系,但是以后可要記住了,在這個醫院里不管碰見什么人問你姓名,你都千萬不要告訴他/她姓名。如果一定要告訴,那就告訴他/她姓什么就行了。”

“為什么?”

“可能會惹上解決不了的麻煩。在這醫院里,能少一點麻煩就少一點麻煩,誰還不想活到退休呢?你說是不是?”

“這么嚴重呀?”

“嗯。”然后,瘦保安告訴我,剛剛那頓撐死人的飯其實是加入他們團隊的“入伙飯”,吃了那頓飯之后,就算是他們小團隊的人了,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互相扶持到退休。

其實按照他們的年齡,距離“退休”還遠著呢,可從瘦保安的話里,我能感覺到他們對“退休”無比向往,唯一的工作目標就是能活到退休!

一句話,道盡多少辛酸呀。

而那頓“入伙飯”呢,其實和魏院長沒有半毛錢關系,純粹就是他們小團隊的入伙儀式,因為他們第一天值夜班的時候都會吐!

反正都要吐,那當然是吃夠了,才能吐個夠呀!

所以他們干脆就立了一個規矩,那就是請新人吃飯!這樣等到晚上巡夜時,看到一些不可描述的畫面的時候——就很精彩了。

莫哥笑著和我說:“小羅,你現在明白了嗎?這根本不是什么考驗,而是我們對新人的一個惡作劇。你身體不舒服,今晚就好好休息吧。這巡夜,今晚明晚都一樣的。”

“不不不,”我拼命搖頭說,“我這吐都吐完了,你們還不讓我看看這醫院有什么,那我豈不是白吐了?而且我吐了那么多,肚子里有什么東西,全都吐完了,就算今晚上再看到什么惡心的畫面,也不會吐了啊。”

在我的執著要求之下,梅姨終于勉為其難地答應帶我巡夜了,但我注意到了她在答應之前,和其他“惡人”有過眼神交流,我感覺今晚上的“鬼屋探險”是泡湯了,因為在吃過“入伙飯”之后,這四大惡人看我的眼神都變得親切許多,儼然是把我當做他們罩著的小妹了。

果然,晚上巡夜的時候,基本沒什么奇怪的事情發生。

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晚餐時我如果吐得不厲害,梅姨可能就要把我往最不可描述的區域去帶了。

而我也打聽到了,梅姨雖然被委托來照顧我,但是并沒有義務指導我的工作,魏院長的原指令好像是:今晚帶那丫頭好好“逛逛”,讓她好好長長“見識”,等她見識過那些不太美妙的畫面之后,看她還想不想要“刺激”!

結果,這原指令是泡湯了。

吃了入伙飯之后,梅姨對我的態度變了很多,從原來冷面寒霜教導主任變成了耐心的班主任,我問什么,她都會告訴我。

經過再三確認,“四大惡人”真的是人不是鬼!

他們只是長得比較兇惡。

也因為長相兇惡和非主流,所以他們在外面很難找到工作,而他們來到這里工作也都是因為各自的機緣,但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都在最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遇見了魏佚,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和魏佚簽訂了契約合同,成為了精神病院值夜班的人。

所以,在他們心里,魏佚是個特殊的存在。

是他給了他們轉機,也是他給了他們希望,所以他們敬他;

而魏佚又十分神秘,似乎蘊藏著無比強大的力量,所以他們畏他。

再簡單直白地說:

他們是人。

在他們心里面也覺得魏佚是人,是個厲害的怪人。

旁敲側擊出這一點的我,乖乖地閉上嘴,免得泄露了魏佚的真實身份——這些可憐(X)、可愛的人在醫院里已經是天天擔驚受怕,害怕一不小心出錯就死了,我就不要告訴他們,其實他們敬畏的院長大大就是個鬼!

因為梅姨的仁慈,沒有特地帶我什么不可描述的地方,所以我僅僅是在住院部走走,看看有沒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但住院部也不算太平,晚上的精神病人比白日里的精神病人更活躍!

難怪梅姨能夠一眼就看出我是裝瘋的,因為我晚上都是乖乖睡覺,一個真的精神病人晚上怎么可能不出來跳舞?!

笑cry~

我在住院部三樓見到了那日相談甚歡的“道友”。

他盤腿坐在陽臺上,還好精神病院很了解病人們的狀況,所以陽臺都用鐵桿焊死了,就算“道友”坐在陽臺上,也不會被風摔下去,和這個世界說Byebye。

我看到他就高興,忍不住走過去,笑著問:“你在修仙嗎?”

他眼皮都不睜一下:“不,貧道在煉丹。”

“是飛升成仙丹嗎?”

“不,是美容丹。”

“噗!”我趕緊捂住嘴,不讓自己笑出聲來。這怎么能不好笑呢?這話要是個仙姑來說就不奇怪,可這道友不修邊幅,完全看不出是個愛美之人呀。

我忍住笑后,問:“你是打算煉好美容丹之后,拿去賣嗎?還是拿去撩仙姑?”

“不,是承諾。”

“承諾?”

......

全章節目錄

相關閱讀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一本大道卡1卡2卡3有马_国产麻豆免费观看二区_免费久久一级欧美特大黄_yellow免费观看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