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導讀/小說/懸疑/內容

徐洋羅昕溫如歌是什么小說全本閱讀

懸疑 2020-08-18 17:28 閱讀(1039)

徐洋羅昕溫如歌是什么小說?這是一本都市懸疑小說,名字是陰緣天定冥夫找上門,講述的是羅昕和徐洋是一對情侶,過年準備去男方家里談婚事,羅昕本以為自己找個了能相伴一生的男人,誰知到了徐洋家里才發現上當了,徐洋的瘋子姐姐溫如歌提醒自己,如果不快點逃離這個家,就會成為祭品,然而還沒等她逃走,徐洋就把她打暈了。

徐洋羅昕溫如歌是什么小說全文閱讀

>>徐洋羅昕溫如歌是什么小說全文閱讀<<

徐洋羅昕溫如歌是什么小說精彩章節導讀

從此,我就低調地在食堂后方里學廚。

說實話。

從小我嬌生慣養,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從來沒下過廚,對于廚藝,我除了會泡面之外,就什么都不會了,這相當于是從零開始,從基本功西紅柿炒蛋學起。

別看楊屠夫以前是sha豬場里的屠夫,但自從來醫院后,就“從了良”,轉行開始研究做菜,做了五年菜,也漸漸掌握了一些做飯訣竅。

剛一開始,我是學做人的飯。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在后廚研究新菜,突然聽到了一個令人發毛的聲音。

篤篤篤……

剁肉聲。

這時候我已經幫廚一個月了,已經會做一些簡單的菜了,而楊屠夫對我也放下了戒心,完全就是任由我自己一個人待在廚房里研究菜譜,而他則是在前臺服務“食客”們,一晚上他已經鮮少再進后廚來了,就更不用說是切菜了。

可這剁肉聲……?

我咽了咽口水,手伸進口袋里,里面有我自己做的符,以防不測。

等捏好符之后,我小心翼翼地轉過頭,只見身后左側站著一個身穿病服的人,砧板上還躺著一個人。我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地上——

進這食堂后,楊屠夫除了教我做菜,還教會了我一些簡單的辨別鬼的方法,那就是看影子。

鬼是沒影子的,人是有影子的。

在一個陰氣森森的地方過夜,最好用的照明物不是電燈,而是火燭。

因為陰魂的磁場會影響到電磁場,使電力不穩,于是電燈就會忽明忽暗,簡單來說,就是容易傷人的肉眼!

所以入夜后,一過午夜12點,飯堂就改用火燭,火苗比較脆弱,風一吹就能撲滅了,這樣倒是不傷眼。而且燭火還有一個特殊功用,那就是當陰魂靠近時,火苗的顏色將由昏黃轉幽綠,顏色越暗越綠,就說明到來的陰魂越兇惡!

如今。

火光很暗、很綠。

來的鬼很兇、很猛。

我可能有點弱小、柔弱……咳!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

我看到的那兩人,在地上均無他們的“身影”!

這還好,兩個都是鬼。

若是在剁一個活人,我才是真的心臟受不了!

而鬼剁鬼,只要用的方法不對,他們誰都sha不死誰,倒也沒什么損失,最多就是觀眾會覺得有些惡心。

現在我該做什么呢?

逃?

鬼很兇,為了活命,我確實應該能有多遠就跑多遠!

可是這也可能是一個實現菜譜的機會!

我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氣,小心翼翼地往“他們”挪了一步。

“嗚嗚……”

越是靠近,我聽到了一個傷心的抽泣聲。

哭的是站著的女鬼。

她背對著我,肩膀隨著抽泣聲一抖一抖,手下卻是不見停一下,這可真奇怪,剁人……不,剁鬼的明明是她,主動權掌握在她手中,她還哭什么呢?

在我距離她只有五步的時候,她察覺到了我的接近,于是轉過頭來。

當她轉頭。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女子擁有一雙極其美艷的雙眼,飽含淚水之時,那雙眼楚楚動人,哪怕同為女子,我都忍不住心疼她,想要憐愛她!

但!

她的臉上只有一對美艷的雙眼而已!

這就是傳說中的無臉女鬼了。

她沒有嘴,是有話不能說,我也就無法詢問她為什么要哭了。

“咯咯咯……”詭異的笑聲突然從砧板上傳來,我看過去,剛剛因為女鬼擋著砧板,于是我無法看清躺著到底是男還是女,現在看出來了,是個男子。

他身上到處是dao痕,女鬼剁了那么久,卻是沒有一dao把他的肢體砍斷的——這還得多虧楊屠夫的先見之明。

這食堂里dao具什么的太多,沒到深更半夜,總有不少鬼或者有自殘傾向的神經病人偷偷溜進后廚“借dao”,所以每天晚上,做完飯之后,楊屠夫就將dao具全都鎖了起來,用符封住箱子,再放在隱秘的高處,這樣不管是人是鬼溜進來,都不會有什么危險了。

而留在外面的“dao”,不過都是些塑料膜具而已。

這女鬼為何哭,這男鬼到底為何笑?

正疑惑著,男鬼突然笑著朝我伸出手,手越伸越長,女鬼見狀,美艷的雙眼立馬充滿驚恐,拿著dao用力地砍向男鬼的手!

剁剁剁!

塑料dao剁不動!最多只是在男鬼的表皮上留下一道淺淺的傷痕而已!

但她就像是害怕他會碰到我一樣,拼命地剁!

這樣剁是沒有用的。

我忍不住抓住她的手。

她盈滿淚水的雙眼充滿了問號。

我壓低了聲音說:“先挖他的眼睛,他就任你宰割了。”

說完,我把符貼到了模具dao上。

女鬼得到了指點,立馬使出吃奶的勁朝男鬼的雙眼砍去!

duang!

腦顱頓時血花四濺!

我清晰地看到,那男鬼在被砍之前還是輕蔑的笑,而等女鬼一dao砍下的時候,他的臉色便立即轉變成驚恐!

然后。

他就失去了所有神色,再也不動了。

看來孟塵食譜上說的是真的呢。

火苗轉暗、轉綠,并不是因為女鬼,而是因為男鬼。在看到男鬼的一瞬間,我幾乎確定了,這是一只兇鬼,因為他都把變態寫在臉上了!

而現在,火光也漸漸地變轉為正常色了,這證明了我的猜想是對的。

我不知道他看到我的一剎那會想到什么,但男鬼的雙眼充滿色谷欠,這說明他的貪念、戾氣全是由雙眼看到的東西而起,只要挖掉雙眼,他什么都看不到了,那么戾氣就斷了來源,也就只能淪為他人dao俎了。

“把他的鼻子、嘴巴割下來,就是你的了。”我壓低聲音說。

女鬼極乖,馬上動手把男鬼的口鼻割下來,安在自己的臉上,馬上,她的五官就齊全了,只是當嘴巴安上去的時候,她就“咯咯”笑了起來,那笑聲,儼然就是男鬼那變態的聲音!

她馬上驚恐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可指縫里依然會流傳出到男鬼咯咯的笑聲。

她只能無助地看向我,乞求我的幫助。

我拿出一張鎮邪符,貼在了她嘴巴上。頓時,笑聲就停止了,而她本鬼,也是被鎮住了。

呃……

畢竟莫哥不是一個好師傅,他教我的就這么多,我可沒精細到可以只封住女鬼的嘴,而不會封住他們的全部。

這時,燈亮了。

是有人進來了!

我趕緊一腳踹到女鬼,把她踢入桌底下,隨后我也假裝暈倒了下去。

“小羅!”

我聽到楊屠夫的叫聲,他快步跑到我身邊,接著是一個“哐當”的聲音,這一定是他那把隨身攜dao的寶dao被放到了地上。

他托起我的頭,掐我的人中,于是我慢慢地“醒”來,然后我裝作驚恐的樣子,拼命地掙扎:“不要sha我!不要sha我!”

“小羅,是我是我!”楊屠夫也嚇壞了,他緊緊地按住我的頭,讓我看向他:“楊叔在這呢!你放心,楊叔到了,就什么鬼都不敢靠近你了!”

“嗯……嗯!”我“勉強”鎮定了下來。

楊屠夫以前是專門sha豬的,屠夫這行做久了,身上就漸漸地產生出一種sha氣,這種sha氣能鎮得住兇鬼,所以楊屠夫常常把他轉行前的sha豬dao帶在身邊,這樣在精神病院里,他也就能夠暢通無阻了。

說起他的前職業,那可是一個有趣的故事。

他15歲輟學,跟著一個師傅學sha豬,他好像是天生吃這一行飯的一樣,什么dao具到了他手里,就變得很有靈氣的樣子,他下dao下得干凈利落,別人宰sha一頭豬需要1個小時才能處理好,而他,只需要半小時。

所以楊屠夫在sha豬場里混得是風生水起,薪水都是其他屠夫的雙倍。

直到有一日,他見到了“五爪豬”。

一般來說,正常的豬只有4個腳趾頭,而五爪豬則是有5個腳趾頭,用現代的話來說,這一定是在母胎里基因變異了才會這么與眾不同的,這就跟有些人比一般人多生一根手指頭,是六指畸形一樣。

但在sha豬行里,卻不是這個說法。

屠夫們身上雖然sha氣重,但畢竟干的是sha生的活兒,所以他們比誰都更信玄學之說。在入行之時,楊屠夫的師父就告訴過他一句話:“逢到五爪豬,三年不做屠。”

年輕的楊屠夫問為什么?

師父拿起一只豬蹄,問他:“你看這有多少個腳趾?”

楊屠夫數了數:“4只。”

然后師父又伸出手掌,問他:“你數數看我有多少手指?”

這還用數嗎?楊屠夫想也不想就說:“5只手指。”

師父嘆了一口氣,說:“這不就得了?人有五只手指,豬只有四趾,如果你看到一只豬有五根腳趾,這就說明它前世是人!跟你我一樣都是人!這樣你還下得了手嗎?”

楊屠夫想了一想,頓時一陣惡寒。

然后師父還告訴他,這五爪豬還有天五爪和地五爪之分,前腳生五趾是天五爪,而后腳生五趾則是地五爪,其中天五爪最兇。如果sha了五爪豬,將會有不幸的事情發生,所以一般人碰上五爪豬都會選擇放生,而屠夫則是要三年不能動dao子。

可前面不是也說了嗎?

楊屠夫sha豬比同行快兩倍。

所以那一次動dao子,楊屠夫也沒例外,三下兩除五,就把豬給利落地宰sha了。

等他收工,徒弟幫忙整理豬肉時,突然叫了起來:“哎呀,這豬怎么有五根腳趾頭呀?”

他臉色一變,趕緊抓過豬腳一數,一二三四五,果真是五根腳趾頭!

入行第十年,sha過無數頭豬,楊屠夫從來沒碰見過五爪豬,所以也就漸漸淡忘了入行時師父講過的話,直到今天,他不僅見到了,還sha了?!

“這、這是前腿還是后腿?”楊屠夫當時腦子一片空白,只想到自己15歲時根據師父的話去腦補sha的豬其實是“人”的畫面,頓時惡寒,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徒弟說:“師父你傻了呀?這前腿后腿你還分不清楚嗎?這是前腿呀!”

天五爪!

楊屠夫記得自己的師父說過:天五爪的豬極兇,sha了天五爪,不死也要脫層皮!

但他師父沒告訴過他,萬一不小心sha了五爪豬,該怎么化解這場劫難!

這時候,一個更不幸的消息來了。

徒弟說:“呀!這豬不僅一只腳是五根腳趾頭,四只腳都是呀!”

當時楊屠夫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覺得天都要崩了!

他趕緊把豬蹄全都找過來看,數了三遍,這才確定自己沒有數錯!

這豬!

每根腳上都生五趾!

那比當年他師父說的天爪豬得多厲害幾倍呀?

這時楊屠夫的內心何止是臥槽兩個字可以形容,那得一萬個臥槽才足夠!

“小豬小豬你別怪,你是陽間一道菜,人不買來我不賣,人不吃來我不宰,這一切都是天注定,你千萬不能怪我呀!”楊屠夫臉色蒼白、滿頭大汗,把入行以后知道的所有禱告咒語都念了一遍!

徒弟困惑地看著他:“師父你怎么了?”

要知道楊屠夫過去為人十分豪邁,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顯露出驚恐的表情。

問話之后,徒弟就發現楊屠夫的不正常了,因為他好像根本聽不見自己說的話一樣,嘴里的絮叨是越來越含糊,旁人越來越聽不清楚!

而且楊屠夫一邊絮叨著,一邊雙手作揖,倒退出屠宰場,眼睛是長在人的面前而不是在身后,于是楊屠夫這倒退的走法,當走到門口的時候,果不其然腳跟一絆,就摔到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師父!”徒弟嚇壞了,連忙跑過去查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見楊屠夫像是中風了一樣躺在地上,兩眼翻白,口吐白沫,全身抽搐!

徒弟趕緊把楊屠夫送去醫院,但不管怎么檢查,醫生們都得不到所以然來。

人家說,這五爪豬是要來找替死鬼的,只有楊屠夫替了它,它才能重新轉世投胎成人,而楊屠夫則將要代替它轉世成豬!直到再碰到一個不長眼的屠夫來替他!

我當時聽這說法時,不由得吃驚,趕緊問楊屠夫這說法是不是真的?

楊屠夫點點頭,說自己在口吐白沫時,其實已經見到來拘魂的黑白無常了,而且也被他們的拘魂鏈給鎖住了。

他很驚恐,連忙問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黑白無常一般都很通融,不會讓人死得太糊涂,所以就把前因后果告訴了他:

原來他平日sha的豬一般都是前世欠債不還的人,所以來生才會轉世變成豬去還債。

而那五爪豬不僅欠債不還,而且還劣跡多多,閻王便罰他們做百世豬,那“五趾”實際上是給黑白無常們做特殊標注的,免得他們拉錯了魂,或者是不小心把魂送錯了胎。

一般來說,豬生五趾,多出一趾則是一百世的懲罰,待百世刑滿,就能重新投胎做人了。

而楊屠夫見到的那只四蹄五爪豬,在陰間生死簿上則是標記為“永世為豬”。

但誰能甘愿永世做豬?

而想擺脫這個命運的話,它們就要找一個替身,而楊屠夫就是這倒霉悲催的“替身”!

不過黑白無常安慰他說,做替身的話不用背負“永世做豬”的命運,只用輪回一百世做豬就行了。

這安慰有個卵用??!楊屠夫只要一想到,自己由一個sha豬的變成豬,以后要做一百世的豬,也就是說他起碼要被人宰sha一百次!而這sha他的人,可能是他認識的同行,也可能是剛收不久的小徒弟……這么一想,楊屠夫心里就又是一萬個臥槽!

“得了,老兄,雖說一百世好像太多了,但一頭豬最多養四五個月就被宰了,一世就是四五個月,你要是勤快點,大概……”黑無常掏出算盤,好好地算了一下,說:“大概就三十三、三十四年就走完一百世了。如果運氣好一點,被人烤乳豬,那時間就更短了。你看你現在要不要趕著去投胎?你要是趕投胎,我們有特殊渠道可以幫你免去復雜的流程,直接投胎去。”

楊屠夫忍不住罵道:“要做豬的不是你,你當然站著說話不腰疼!我平生安分守己,從來沒做過什么缺德事,憑什么要幫別人頂罪,這他媽的又不是我該背負的!”

“唉,你現在在這里跟我們爭這個很浪費時間吔,有這時間,你還不如趕緊走完百世的流程。”黑白無常忍不住伸手來拉他。

楊屠夫越想就越不服,就反抗了起來。

這sha豬的人往往是身強體壯、孔武有力的,而且sha生太多,身上sha氣極重,這sha氣又正好能鎮邪,楊屠夫反抗起來,氣勢竟然壓住了黑白無常!短短之間,黑白無常竟然沒法拘走他的鬼魂!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黑白無常忽然渾身一抖,拘魂鏈竟然松了。

原來是來人了。

來的是誰?

不知道。

當時我問楊屠夫好多遍,他都很肯定地說,他并沒有看清楚那個人的樣子,在他想要看過去的時候,就突然感覺到一種可怕的壓力從那人的身上傳來,而那壓力……竟是只是視線!

是呀,那人光是看人一眼,就讓人感到內心莫名的恐懼、靈魂的顫栗!

所以,換句話來說,楊屠夫當場就給那人跪下了,屁話都不敢再說一句,就更不用說抬頭看那人一眼了。

“這個人,我要了。”

一句話,改變了楊屠夫的命運。

楊屠夫并不知道來者何人,只知道那對黑白無常對來人畢恭畢敬,大氣都不敢多喘一下的那種畢恭畢敬。還有,尊稱那人為“爺”。

爺?

我聽到時第一想法就是我家的那位爺,陰間能被稱作“爺”好像也沒幾位,可楊屠夫又說來的人氣勢兇猛,壓得全場沒人敢抬頭,我就不敢確定究竟是不是陰弢了,畢竟陰弢在我心里的形象就跟大型忠犬差不多吧,看起來高大威猛,實則一憨逼。

總之,那人把楊屠夫要走了。

他問楊屠夫還想活多少年?楊屠夫想也不想,肯定大言不慚地說了呀:“我要長命百歲!”

那人就應了下來:“成,我便再借你七十二年陽壽,但我要你七十二年的自由!”

“好!”

“回去吧,醒來后,去東郊丹伏路174號,找一個叫陰善的人,他會安排好你的。”

然后,楊屠夫就活了。

他醒來的時候賊刺激了!

人是從棺材里蹦出來的,一推開棺材蓋就正好吃了滿滿的一口土:“臥槽!到底是那個鱉孫往爺爺頭上灑土呢!”

這可不,當場就把所有人嚇得屁滾尿流了,膽子大的還有人往他身上扔符、灑糯米(據說糯米鎮邪,尤其特別能鎮詐軀的和僵軀)。

這都沒啥,還有人要當場sha公雞,往他身上潑公雞血,楊屠夫一看,覺得雞血臟呀,衣服難洗啊,于是趕緊制止了:“別潑!老子還活著!活的!閻王爺借了我72年陽壽,老子還能活到100歲!”

這場鬧劇才結束了。

后來別人問他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他把這事說了出來,那個來給他安葬做法事的道士聽后,連連稱奇,說這種事一億人都未必碰得上閻王借命的事,所以要楊屠夫一定按著“閻王”說的話去做事,不然不僅會丟掉借來的72年陽壽,還可能禍及全家!

楊屠夫聽了十分害怕,于是趕緊按著“閻王”的吩咐,來到了精神病院——

是的,“那人”借給他七十二年陽壽的時候,還給了他一個地址,但沒明說是精神病院,所以當楊屠夫按著地址來到精神病院的時候,整個人愣在精神病院門口,傻呆了半天都不知道這門該進還是不該進。

但最后他還是進去了。

畢竟死過一遍,誰不惜命?

他進精神病院后,才發現那個叫“陰善”的人原來是精神病院的院長——好的,這里,我們完全可以排除陰善就是楊屠夫“死”后見到的那個人了。

然后,陰善就給楊屠夫安排了一份“廚子”的工作。

讓一個sha豬的轉行做廚子——楊屠夫完全懵逼了。

要知道,他只是一個sha豬的,可不是一個下廚的。平常在家都是妻子下廚做飯,他自己則是半點不沾,更別說是管一整個醫院人口的飯菜了!

但讓他完完全全更想不到的是——做精神病院的廚子,可比sha豬還更要驚心動魄!

他負責的是食堂的夜晚工作,天黑就干活,天亮就離場,剛得知新工作班次的時候,楊屠夫是完全傻的,心想這正規的醫院怎么跟“夜市”一樣?天黑后才擺攤?

后面,陰善還對他立了幾條規矩。

1,不要給食客開小灶。

2,不要接受食客自帶酒水食物進食堂。

3,不要答應食客的任何請求。

4,不要吃食客們帶來的任何食物。

5,天未亮,不可擅自離開食堂半步。

前面三條規矩都還算正常,就最后一條規矩有點怪,但也不是不能接受,于是楊屠夫也就答應了下來。

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做精神病院的廚師,比做sha豬的還要刺激吖!

而規矩嘛,從來都是用來破壞的。

對滴。

剛入院時,陰善給楊屠夫立下的所有規矩,楊屠夫都一一破了過去。

“呸,什么叫破了規矩?老子明明就是被那些不是人的東西坑了個遍!要不是老子命硬,挨得過去,不然今天就不能在你小羅面前吹牛皮了!”——在我的面前,楊屠夫是這么說的,而據我了解,“四大惡人”剛進院時,陰善都對他們交代了不同的規矩,而不出意外的是,基本上每個人都破了“規矩”,但幸好,他們命硬,撐了過去。

我問楊屠夫,萬一破了“規矩”,不幸死了呢?

“你當那位‘爺’借了我們幾十年的壽命是白借的?像我們命硬的,能保住肉身不死,天亮后還能回家和家人團聚。不過……”

“不過什么?”

“不過有些‘同事’命就不夠硬,在這里丟了肉身,而生死簿上又記載著他們‘陽壽未盡’,所以也沒有黑白無常帶他們走。于是他們就被鎖死在這里,再也不能回家見親人,也不能轉世投胎。然后有些人撐不住,和‘病人’們同化了,而沒有被同化的,據說院長給他們安排了新任務,從那以后就很少見到他們了,但偶爾見一次面,總覺得他們過得不是很好。”

這些對話都是后話了。

而當時的楊屠夫剛做廚子,沒到三天,就把剛入院時,陰善對他的叮囑拋到腦后了,直到有一天,有個病人來飯堂吃夜宵的時候,被他發現他是自帶食物進飯堂來的。

“墻上貼的條律沒看到嗎?食堂禁止攜帶外來食物!”楊屠夫毫不客氣地上前禁止了。

但那個病人卻像是沒聽到的一樣,自顧自地吃著自己帶來的炸雞腿,嘴巴吃得吧唧吧唧響,也不知道怎么的——

該死!

真香!

楊屠夫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他就是覺得那雞腿特別香,引得他肚子里的饞蟲不斷地翻騰。他也知道自己剛轉行做廚子,煮出來的大鍋菜跟給豬吃的沒兩樣,他已經接受了不少病人的投訴,也許這個病人特地帶來炸雞腿,就是想要抗議他這幾日來做菜太難吃的!

他也覺得自己炒出來的大鍋菜很難吃。

所以。

這炸雞腿真他媽的香啊……

楊屠夫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想吃嗎?”病人問。

楊屠夫很快就回過神來,趕緊搖搖頭,還是堅守自己的職業道德:“飯堂拒絕外帶食物,所以你還是回去吧!”

病人當然不肯,自顧自地吃。

楊屠夫是個暴脾氣,看到客人這樣,頓時火冒三丈,拍著桌子把病人給趕走了。

那病人挺冷的,不是說他肉體是冷的,說的是他性格很冷,被趕走的時候,外表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生氣,但是對他冷冷地笑了,不無意外,楊屠夫頓時覺得后背一陣涼意。

第二天,外帶食物進廚房的病人越來越多了。

這人數越多,楊屠夫一個人就鎮不住了。

最后他被這些神經病氣得自閉,索性連夜宵都不做了,讓外面的病人隨便吃了。

沒過多久,他就被陰善叫去談話了。

用楊屠夫的話來說,他剛進院長辦公室,感覺自己是進入了一個冰窖一樣,一看墻上的空調,竟然已經降到了0℃!

沒想到院長竟然喜歡把空調調成這么低的度數呀!當時楊屠夫的的想法還是很天真的,因為誰還不知道,正常的空調哪有0攝氏度可選?能選0攝氏度的那是智能電冰箱!

院長渾身散發著修羅場氣質,直接逼問他是不是放任病人們亂吃東西了?

楊屠夫的心態也是崩潰了,生氣地說管飯堂的就只有他一個人,一堆精神病人來造反,他又能怎么辦?論摔東西,他還能摔得過一群精神???而且還聽說——精神病人sha人不犯法!他哪敢跟精神病人們對著干!

辭職!

當時楊屠夫和陰善大吵了一架,也不管陰善同不同意,他就沖回了家,再也不回精神病院了。

辭職后,楊屠夫就重新做回老本行。

離開醫院的第二晚,楊屠夫開始覺得食欲不振,什么都吃不下,嘔吐不止,還發了高燒。

第三晚,高燒不退,耳朵、脖頸、后背皮膚潮紅、發紫,樣子嚇壞了妻子,可帶去醫院,又看不出什么病來,醫生只給他開了退燒藥,可這高燒卻是退不下去的。

天亮后,楊屠夫突然發現自己腋下、腹部長出了不規則的鮮紅色斑塊,他突然警醒了過來,匆匆忙忙跑去衛生間脫下了褲子,掰開自己的屁股一看,屁股上也長出了不規則的鮮紅色斑塊!

sha豬的,基本也認得出這是什么!

這是豬才會患的??!

患病的豬如果得不到及時醫治,很快就會死掉!

楊屠夫把這個發現告訴了妻子,兩個人都嚇壞了,到這個時候,他們才想起來楊屠夫“還陽”一事,于是趕緊把曾經給楊屠夫做法事的道士請來。

道士一進門,看見楊屠夫這樣子,馬上掉頭就走,妻子趕緊上前拉住了道士,問他為什么要走?

道士說,楊屠夫是“閻王”圈定的命,陰間黑白無常不敢管,陽間道士就更加不敢插手了。不過他告訴楊屠夫,只要按照最初和“閻王”的約定去做,回到精神病院去,他的病自然就會不藥而愈了;如果不照做,那他這具肉身還是一樣會病死,而鬼魂依然要回精神病院去,直到“服役”期滿,才能離開精神病院。

楊屠夫很怕死,于是乖乖回到精神病院去,好好地和院長道了個歉,保證以后一定會好好工作,說來就是這么神奇,在陰善點頭后,楊屠夫身上的紅斑點就消失了,也變得有精神了,全身有使不出的力氣了。

陰善的臉色依然很不好,身上還是散發著修羅場氣質。

他把一組照片甩到楊屠夫的身上,讓他好好看看自己都做了什么好事!

楊屠夫看了照片后,頓時覺得全身寒毛聳立!

都是死人照片!

陰善給他看的都是死去的病人的照片!

還有一些奇怪的醫學解剖照片!

有一張照片最是直接。

——手術臺上,一個病人的肚子里,被剖出了一只完整的壯年貓!

也就是說,照片里的那些什么老鼠、女人的頭發、斷指、青蛙、蛆蟲什么的,都是從病人的肚子里剖出來!

對了,還有一張照片是,病人剖開的胃里長了一張人臉……

楊屠夫吐了。

作為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他扔下照片,沖到旁邊的洗手池里吐了個稀里嘩啦!

“自己造的孽,自己解決。”陰善站在他背后,面色不善地說。

怎么解決?

他問,但修羅院長不肯答。

再回到深夜食堂,看著群魔亂舞的精神病人們,楊屠夫內心很絕望,他很清楚,這些精神病人就是在他的食堂里亂吃東西,才會在手術臺上剖出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那晚上他腦里不?;貞浀木褪悄菑埲说母骨挥幸恢煌暾膲涯曦埖恼掌?mdash;—你說人的喉嚨就那么小,那又是怎么塞進一只完整的壯年貓呢?

他好想阻止病人們亂吃東西,可他更怕從廚房里走出去后,會被病人們強行塞下一只貓……

就在這時,有個人敲了敲玻璃窗。

楊屠夫抬頭一看,看見一個穿保安制服的男人站在外面,但他不想理會,以為他是個病人偷穿了保安的制服。

但那男人一開口就讓他驚呆了:“兄弟,這么亂,你不打算管管?”

這語氣,正常的??!

在一堆精神病里,聽到一個正常人的聲音,你說楊屠夫能不感動、能不激動嗎??

所以楊屠夫趕緊開窗和保安說:“你、你是正常人?”

“廢話。”保安給了他一個白眼。

“你是什么人?”

“同是天涯淪落人。”保安自嘲地抖了抖胸前的工作牌,那工作牌和楊屠夫的工作牌一模一樣,上面只寫了個姓,而沒有全名。

楊屠夫馬上明白過來,原來他不是唯一一個榮幸地借到“陽壽”的人,這精神病院里還有其他人。

于是他看莫保安特別的親切,馬上就跟莫保安吐苦水:“可我該怎么管呢?”

“聽說,你以前是sha豬的?”保安點了支煙。

“是。”楊屠夫點頭。

保安問:“以前sha豬時用的dao還在嗎?”

“在。”

“拿來,那些東西誰敢兇你,你就砍誰。”

楊屠夫一聽就愣了:“萬一砍死人呢???!”

保安哼了一聲:“你要是能砍得死,那就算你有本事。”

然后問:“有吃的嗎?”

“有、有……”然后楊屠夫趕緊拿出自己煮好的菜,保安吃了一口就郁悶了:“果真不好吃!”

嗯!

沒錯的!

莫哥當初的一句話給楊屠夫幼小的心靈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從那以后,楊屠夫就發奮圖強,刻苦研究廚藝,最后手藝堪比五星級大廚師!

而當時得了莫哥指點的楊屠夫,第二天回家拿了sha豬dao,沒想到那就成了他的鎮(飯)堂之寶,但凡有人鬧事,只要一掏出sha豬dao,不管是人是鬼,通通變乖!

但楊屠夫也不敢真正的拔dao砍人,因為他也分不清來飯堂里吃夜宵的是人是鬼,有些時候,鬼隱藏得太好,站在陰暗處和你說話,你是根本看不出來他/她到底是有影子的還是沒影子的——他也怕自己砍錯人。

后來,我才知道,楊屠夫他們被選中并不是沒有道理的。他們每一個人的共同點就是八字命格極其剛硬,這種人天生不易撞邪,甚至能鎮邪!

所以不管是楊屠夫還是梅姨,他們一發威,都能一下子就平定精神病人們的暴行。

而我就比較慘了。

莫哥曾經給我算過八字,發現我八字沒有一個是硬的,只算出了我二十歲時會有一場桃花死劫,要我二十歲時一定要提防男人——

“可是,莫哥,我今年就二十了,而且我想,你說的桃花死劫我應該已經渡過了。”

“哦,那就沒事。”

......

全章節目錄

相關閱讀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一本大道卡1卡2卡3有马_国产麻豆免费观看二区_免费久久一级欧美特大黄_yellow免费观看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