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導讀/小說/現代言情/內容

沈柏年顧云抒小說 作繭自縛全文閱讀無廣告

現代言情 2021-02-26 10:50 閱讀(5341)

主角是沈柏年顧云抒的小說是作者漁不火最新編與的一部超人氣豪門總裁類小說,名叫《作繭自縛》,全文講述了沈柏年與顧云抒之前的愛情故事。因為顧家的突然破產,沈柏年與顧云抒的聯姻也隨之取消,沈柏年大喜,想著終于可以娶自己喜歡的女孩了,但奈何沈母只認顧云抒做兒媳婦,為此沈柏年開始與顧云抒合作,為得就是讓沈母討厭顧云抒,卻沒想到,越到最后沈母就對顧云抒越喜歡,最后竟連沈柏年也喜歡上了顧云抒。

27.jpg

>>沈柏年顧云抒小說 作繭自縛全文閱讀無廣告>>

作繭自縛沈柏年顧云抒小說導讀


  顧云抒走進包廂的時候,男人已經坐在里面喝茶,面前攤著一份財經雜志。

  中午時分,窗外陽光射進來將他整個人勾勒得更加雍容迷人,連平時隱沒在鏡片后的那顆淚痣此時好像都閃耀著別樣誘惑。

  她看得有點沉醉,但看見他抬頭望向門口時,她又連忙掩飾情緒,揚起標準笑顏走過去,“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挺諷刺的,他們是未婚夫妻,可她卻不敢多看他。

  男人表情疏離,“嗯。”

  即便顧云抒早就習慣他對她的冷淡,但看見他面無表情說話時,她仍是有點傷心。

  不過好在他們馬上就要結婚,婚后、她相信他應該會變得不一樣。

  “柏年。”她坐下,兩手放在桌上緊緊絞著,身體因忐忑緊繃到極致,“有件事,我想對你說。”

  這么多年,他們之間雖然有婚約,但這婚約更多的是兩家利益上的結合,跟私人感情無關。

  可在婚前,她想告訴他,她愛他,愛了很多年,當下就是最好的機會!

  男人依舊不冷不熱的表情,似乎并沒有任何期待,“你說。”

  “柏年,其實我——”

  此時門口突然傳來敲門聲,沒多久就有服務生推著餐車進來,“你好,這是你們點的——”

  瞬間,一切靜止不動!

  還是顧云抒率先反應過來,她震驚起身,“唐綰,你怎么會在這?”

  說完,她忙轉眸看向男人,只見他眼底哪有什么疏離冷漠,有的全是憤怒、滿滿的情緒像火山即將爆發。

  顧云抒怔在原地,她覺得這才是真正的沈柏年,有血有肉不再是冰冷的賺錢機器。

  等她反應過來,包廂內只有她人,她連忙也追出去!

  會所外面,正下著瓢潑大雨,在漫天風雨中,在商場上從來不顯山不露水的男人此時正將柔弱女人死死扣在懷里,壓抑低吼,“唐綰!”

  目睹這一幕,顧云抒只覺渾身冰涼,她的愛情還沒開始就被震出局。

  她沒勇氣繼續看下去,如逃般跑到自己車旁,顫著手開門坐進去,發動車子、快速駛離。

  但仍是忍不住望向后視鏡,只見男女仍是死死抱在一起,似乎即便風雨再瘋狂都不在乎。

  顧云抒失魂落魄回到家,可能她現在樣子實在太嚇人,有傭人看見了忙詢問,“小姐,您怎么了?”

  “我沒事,別告訴我爸媽。”

  丟下話,她蒼白著臉孔上樓,每走一步都感覺渾身刺疼,腦子里不受控制想起關于沈柏年的一切。

  最終壓抑不住淚流滿面,她覺得她要失去他了,徹徹底底的失去。

  來到房間,她躲進浴室,擰開水龍頭,讓水聲將哭聲沖淡,直到流不出眼淚才走出。

  手機傳來聲響,她擦著頭發走過去拿起,是朋友的信息。

  “艸!寶寶,那個唐綰怎么回來了?”

  顧云抒控制著情緒,丟開毛巾、白皙纖長手指打字,“你怎么知道?”

  很快朋友轉發過來一條微博,微博已經登上熱搜,下面評論無數。

  ——這是什么狗血劇情?沈大少未婚妻不是顧氏千金嗎?

  ——未婚妻都是用來綠的,富家子弟真愛一般都是平民女。

  ——這新聞早就不稀奇了好嗎?圈子里人都知道沈大少壓根不喜歡顧氏千金,兩人只是商業聯姻。

  “商業聯姻”幾個字刺痛了顧云抒眼眸,但同時也讓她清醒過來。

  這樣的熱搜一出會直接影響股價波動,現在不是難受悲戚的時候,必須趕快想對策。

  這時,手機屏幕上跳出一個來電顯示。

  是沈柏年。

  第2章關

  顧云抒大概猜到他來電話的目的,但她仍是奢望他能對她解釋一兩句。

  她心臟提到嗓子眼接聽,“喂?”

  “微博熱搜。”他嗓音清冽,涼薄盡顯。

  顧云抒單手撓著額頭,盡力壓抑情緒,“看了,怎么?”

  “我已經通知公關部,記者招待會放在明天早上九點,你準時出席。”

  顧云抒知道所謂記者招待會就是兩人配合演戲,但她現在不想,真不想,“把熱搜撤了就行。”

  對他來說撤個熱搜很簡單。

  “不行,那樣綰綰仍會受到記者騷擾,我不放心她的安全。”

  難得他會跟她說這么多話,但卻都是為了另外一個女人。

  顧云抒死死捏著手機,指骨泛白,她想質問他,那她的心情怎么辦?他到底有沒有考慮過她分毫?

  話還沒說出口,就聽見手機那頭傳來吵鬧的女聲,“沈柏年,你放開我,放我走!你已經有未婚妻,我不想當第三者!”

  “綰綰!你再這樣不聽話,信不信我把你綁起來!”

  “……”

  即便隔著電波,顧云抒似乎都想象得出來手機那頭的畫面。

  女人正在鬧,但男人又拿她無可奈何,只能用這種沒有任何威脅性的話恐嚇。

  這樣的畫面每一幀都在戳她心臟,讓她疼得呼吸不暢,她不知從哪里來的勇氣,說:“我不會去,沈氏公關部那么強,肯定可以讓這件事平息。我累了,先掛。”

  這么多年來,這好像是她第一次反駁他的話,似乎感覺還不錯。

  至少心情比剛才好了不少。

  將手機放到旁邊,她整個人縮進被褥中閉眼,但始終無法入睡,而手機里的消息卻一點都不停,連續來了好幾條。

  她起身拿過來看——

  “寶寶,你沒事吧?我以為你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沒想到唐綰那女人會突然回來,那你到底有沒有跟沈大少表白?”

  顧云抒:“沒有。”

  “嗚嗚嗚,寶寶你回復我就行,我真的好擔心你??!我早就告訴過你,唐綰那個女人不簡單,你就是不相信我。”

  “你想啊,當年我都看得出來你喜歡沈大少,她還大膽向他表白,你說她存的什么心思?那分明就是搶人??!”

  沈顧兩家是世交,逢年過節都有走動,所以顧云抒每年都能見到沈柏年,開始只當他是大哥哥,后來感情就漸漸有了變化,但她不敢表露心跡,一直仰望他,將他當成遙不可及的啟明星。

  可這顆啟明星最終被人摘了下來,那人就是唐綰。

  顧云抒嘆息,“真愛沒有搶不搶一說。”

  “切,那我也覺得沈大少各種帥氣逼人,為什么我就沒那么做?你啊,就是看著精明,其實傻!”

  顧云抒頭疼,她現在真不想談這個問題,可偏偏問題就來找她。

  聊完關機后她剛要躺下去,就有人來敲門,她下床走過去開門,有點驚訝,“爸,您怎么這個時候回來了?”

  最近顧氏新項目剛啟動,她父親經常忙到半夜,平時現在這個時間、他依舊還在公司開會。

  顧父雙鬢花白,神色看上去有點疲倦,“換件衣服,去書房找我。”

  幾分鐘后,顧云抒換下睡衣,穿上居家服來到書房,一走進去就聞到濃重煙味,她剛想開口——

  “跟沈家的聯姻要是覺得委屈就作罷,我會去沈家那邊說。”

  顧云抒暗暗垂眸,知道他也看見了那個新聞,“如果跟沈家取消婚約,我們顧氏是不是會損失慘重?”

  “那些你就別管了。”沈父吸了口煙,眼中透著無奈,“我只要你一句話,委不委屈?”

  顧云抒瞬間如鯁在喉,腦子里交織著各種畫面。

  一邊是夜以繼日為公司勞心勞力的父親。

  一邊是沈柏年那張冷漠至極的臉孔。

  怎能不委屈?但有些委屈她能咽得下,“爸,網上那件事您別擔心,我明天就會處理好。難得早回來一天,您早點休息,晚安。”

  回到房間,她拿過手機給沈柏年發消息,“明天我會準時到。”

  結果第二天她被堵在路上。

  第3章雎

  她邊等邊看著記者招待會的微博直播,現場看上去井然有序,但仍是給人感覺擁擠,黑壓壓的一片都是人。

  可即便這么多人,她依舊一眼就看見坐在靠邊位置的男人,如常的西裝三件套,黑發往后梳得一絲不茍,他正低頭不斷在平板顯示屏上點著什么,明明瞧著慵懶隨性,卻讓人感覺氣場驚人。

  顧云抒覺得若非他親自在那坐鎮,那些如豺狼虎豹般的記者能將其他工作人員一口吞了。

  從他身上收回視線,看向直播下面的評論。

  ——到底哪個女主角?顧氏千金還是雨里那個女人?

  ——記者招待會嘛!就是騙騙人的啦,女主角肯定是雨里那位,但今天會到場的是顧氏千金。

  ——臥槽,我有個大膽猜想,萬一顧氏千金甩臉不來,那沈大少會不會直接將雨里那位提上位?要是這樣,那真的絕了。

  看見這條評論,顧云抒瞬間陷入沉思,這事以沈柏年的性格不是做不出來,他做事向來不按牌理出牌。

  無疑,若是他真的那樣做,對顧氏并沒有任何好處。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斃,必須想辦法趕到。

  …

  沈柏年晦暗的眸瞟了眼手腕上的表,站在旁邊的助理眼尖走到他身側俯身詢問,“沈總,招待會需要現在開始嗎?已經到時間。”

  男人并沒說話,只是骨節分明的手指在桌上慢條斯理敲著。

  助理隨即頓了頓又道:“三環那里堵車,顧小姐應該是堵在路上了,要不然派人去接?”

  “不用。”男人嗓音冷然,“用備選方案。”

  “是。”

  助理走進休息室,對坐在里面滿臉著急地女人說:“唐小姐,沈總讓你出場。”

  唐綰秀麗臉龐露出窘狀,“我怕我不行,我不知道該說什么?”

  助理說:“照著給你的稿子念就行,跟我出去吧!”

  唐綰點了點頭,雙腳發顫跟著走出去。

  但兩人剛走出休息室,就聽見外面傳來一陣騷動,不知是誰吹了個口哨,之后只見女人穿著香檳色的優雅套裝正緩緩走來,栗色微卷長發在燈光下像有生命,極具古典美的臉龐,唇色誘人漂亮,肌膚如雪。

  顧云抒的美,別說異性,就連同性看見了也喜歡。

  所有人視線都聚焦在她身上,但她絲毫不顯慌亂,一顰一笑都做到極致完美,她來到男人身邊俯身在他頰邊親了口,“親愛的,抱歉來晚了。”

  這是戲,她知道他會配合。

  男人挑眉揚手,意思是說她可以正式開始記者招待會。

  顧云抒拉過椅凳坐到他身邊,旁人瞧著就是一對璧人,但只有她清楚,他們之間的關系最多就是比陌生人強點。

  很快就有記者站起來,“顧小姐真是漂亮,如果我是男的,我肯定選顧小姐,可惜我不是。”

  顧云抒很會活躍現場氣氛,“沒關系啊,女的也可以,漂亮小姐姐我也喜歡。”

  “哇塞,顧小姐真敢說——”

  現場有不少女記者,而且年紀都比較輕,顧云抒笑容滿面得回答各種亂七八糟的問題,滿足她們的獵奇心。

  很快,原本比較沉寂的記者招待會就演變成茶話會。

  顧云抒原本以為會這樣插科打諢蒙混過關,但還是有人站出來直戳核心,“顧小姐,要是你跟沈大少感情真那么好,為什么我們從沒拍到過你們在一起的畫面?”

  顧云抒心里有點發慌,但臉上笑意卻更明媚,“那是不是你們工作還不夠到位呀,我要不要讓你們領導扣你們獎金?”

  所有人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顧小姐,我覺得你在轉移話題。”那人卻窮追不舍。

  顧云抒笑意漸漸凍結,她下意識望向身邊男人,希望他能給出一點回應,卻不經意瞥見躲在工作人員中的唐綰。

  原來,真是那樣,若她不到場,他就準備將唐綰提上位。

  她不著痕跡收回視線,心情既悲又憤,精致的臉上卻絲毫看不出破綻,依舊在笑,“那你要怎么樣才相信呢?”

  記者摸著頭直說:“……反正兩位看著并不像情侶。”

  顧云抒壓抑心中痛感直接起身,在眾人疑惑目光中拽過身邊男人領帶,白皙修長美腿騎到他膝蓋——

  低頭貼上他弧度完美的唇。

  他唇很冷,就像平時他對她的態度。

章節閱讀

相關閱讀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一本大道卡1卡2卡3有马_国产麻豆免费观看二区_免费久久一级欧美特大黄_yellow免费观看最新